跑江湖的功夫

七十年代末,粤西一带,每逢墟日,会有一些跑江湖卖膏药的江湖郎中“摆武档”。

乡下“摆武档”的人有几个,其中以“铁麻雀”和“过江龙”最出名。

“过江龙”大姐嫁在我的村,所以小时常见。个子不高,身体魁梧。哪个地方有墟期,他骑着自行车,把他装行头(刀、红缨枪、药酒罐、药膏等等)的木箱,拉到墟期人多的位置摆好行头,先在中间一站,双手一拱,行个礼,说了几句客套话,拿着铜锣敲一圈,有人围上来了,扎架马,耍了一套只有他才能叫得出名的功夫。

等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把药酒药膏拿出来,吆喝着卖起膏药和药酒。

大姐的儿子结婚,“过江龙”去大姐家喝喜酒。

大姐的村子不大,一百多口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

席间,“过江龙”喝多了两口酒,在酒席上吹牛皮,说到激动时,站到看热闹的人群中,扎了一个架马,发话说:“任你们踢打,我过江龙要是眨一下眼睛,脚能动一下,我就奖他五元。”

叫了半天,上来几个年轻人,踢了几下,

“过江龙”的脚纹丝未动,反而自己的脚面又红又肿。

“过江龙”站在人群,得意洋洋:“过江龙的名不是吹出来的,是穿州过府打出来的。江湖中,谁个不知那个不晓我过江龙?曾在一个墟日里,我空手打五个……”

话还没说完,“我来试试”一声低沉浑厚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一个身材墩实的中年男人走到“过江龙”身旁,大家一看,原来是过江龙大姐的二叔阿昌,阿昌在海南做事的,回来喝喜酒。

阿昌“嗨”的一声,一脚扫向“过江龙”的小腿,“过江龙”“卟通”一声响倒在地上,双手捂着小腿揉着,人群哄笑了起来。

“过江龙”站起来,满脸通红:“不算,我还没有准备好,再来。”说完往中间一站,又扎起架马,一只手指勾着阿昌吼着:“再来。”

阿昌靠近他身边,大喊一声:“来了。”随着“来了”一出,一个蹲下,“呼”闪电般扫出一脚,“过江龙”又摔倒了,他气急败坏地爬起来,向阿昌扑过去,阿昌稍为侧身,往“过江龙”的屁股踹了一脚,“过江龙”一个“饿狗扑食”,趴在地上。

他翻身站起来,摆出一个“饿虎扑羊”的架势,阿昌跳跃起来,曲起的脚膝盖狠狠地撞中“过江龙”的心口,“过江龙”四脚朝天又倒在地上,他一个“鲤鱼打挺”翻起来,嚎叫着,双手撕掉身上的衬衫,胸口红通通的一大块,他低头看了看胸口,伸手按了几按,忽然大哭起来:“老纪子,你打伤了我的血球,我要跟你拼命。”

就在这时,大家拉住他,阿昌也躲开了。“过江龙”说:“你跑不掉的,我要发江湖救急令,你不赔药汤,你是跑不掉的。”

大姐出来骂“过江龙”:“不会喝酒偏要喝,喝了几两猪尿就学疯,下次你不用来我家了。”

后来,有人问过江龙:“龙哥,听说你去你大姐村喝酒,一个不会功夫的人打了你,是吗?”

过江龙瞪了那人一眼说:“我的功夫是用来跑江湖摆武档的,不是用来比武打架的。”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2019-8-22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514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