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所的夏

陋居门口左边,种着几株棕榈竹,下雨时,喜欢站在门口看雨,竹叶在风雨中“沙沙”细吟和优美的舞姿,让我领略了风雨带来的快意和清凉。

无论白天或夜里,有风刮来时,竹叶“沙沙”地摇曳起来,每次听到这声音,都以为下雨,兴冲冲跑到门口,大多都是怅然失望。

竹子下面是绿化带,有空时拿着剪刀拾掇一下长出来的枝叶,没有给自己规定拾掇的时间,反正有空就弄,没空就让它们长,后来发现,参差不齐的绿化带不好看,就好像松乱的头发,看上去心里不舒服。于是隔一个星期就拾掇一下,把它们修拾得棱角分明,整整齐齐的,看上去精神饱满,心里也舒坦了。

从邻居的玻璃窗看到自己的头发长了,该去理发了。忽然发现,理发和拾掇绿化带的时间都一样的,到理发的那天,就是拾掇绿化带的时间。

书房的窗外不远,有几棵菠萝蜜树,刚刚入夏时,推开书房的玻璃窗户吸一下新鲜的空气,发现树上挂着一个拳头大小的菠萝蜜,每天下班回家时,到树下去看菠萝蜜大了没有,看了十多天,菠萝蜜大小没什么变化,倒是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挂着几个小菠萝蜜。

回乡下十多天,回到珠海次日清晨,到书房看书,发现冷气机坏了,推开窗户时,又看到树上的菠萝蜜,长得跟足球般大小了。

这些天,天气变化无常,时而阳光灿烂,时而倾盆大雨,心情也阴晴不定。

回来多天了,绿化带也没拾掇,头发也没有去理。

偷闲去理头发了,夜里,趁着一场雨,把绿化带修整了。

清晨下过一场早雨,中午修理师父过来,把书房的冷气机修好了,站在菠萝蜜树下往上看,菠萝蜜又大了一圈。

门口的棕榈竹,在阳光下,挂着几滴雨痕。

杂草和小树,没有大树的挺拔葱郁,也能给我添上一点绿。

2018-6-27初写

2019-8-25整理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514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