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问鼎向天笑

这是笔者2012年写的一篇时评,现整理发表。想来于今也有意义。




我自问鼎向天笑

  于洋/王晓理因消极比赛被取消资格,一时间质疑、指责甚至谩骂,一股脑的抛向了中国羽队。作为战友,赵芸蕾和田卿的压力最大,毕竟之前她们小组赛的爆冷输球,被很多人认为是这次事件的导火线之一。但随后这对中国金花组合没有被争议影响到状态,在质疑声中一路高歌猛进杀入决赛,又在决赛里势不可挡的为国羽再夺一冠,这一刻,她们是最值得尊重的人。

 

  女双的这块金牌,来的比国羽前两冠艰难很多,处于争议漩涡中心,决赛又是外战,最终金牌的到手更显不容易。赵芸蕾,更是在昨晚混双夺冠后,两天战两场,两场揽双金。制胜的第二局,中国组合更是咬紧牙关把对手的最后一搏击溃。国羽女双“让球”,显然为的不是夺金,赵芸蕾和田卿的表现证明,无论发生什么,女双这枚金牌,该是中国的,就一定会是中国的!

 

这次消极比赛事件,本身是在混乱赛事混乱赛制等各种混乱中衍生出来的,运动员本身也是最大的受害者和牺牲品。

 

这几天,看多了比赛,见多了“怪象”后,方明白了许多。尤其是中国“消极比赛”被处罚,英国自行车“积极假摔”反夺冠后,更让我明白了为什么他们直盯着中国。简单地说,对中国运动员的指责,就是一种针对中国黄皮肤的大国沙文主义!

 

由于“无敌组合”于洋/王晓理的退赛风波,原本被认为是最稳的这枚女双金牌,使得赵芸蕾/田卿成为了唯一的希望。而日本组合藤井瑞希/垣岩令佳借机闯入了最后的决赛。

 

虽然藤井瑞希/垣岩令佳打得非常顽强,但是始终无法跟上赵芸蕾/田卿的前进脚步,在眼下这个风波动荡中她们顶住压力,决赛中2-0横扫日本组合

 

     我自问鼎向天笑!

 

     多少的不平,多少的委屈;多少的指责,多少的不解,多少的怀疑——全他妈的滚回他们的老家了。

 

 

  在羽毛球赛场出现所谓的消极比赛之后,这两天媒体上铺天盖地都是对中国运动员的指责,说她们就知道拿奖牌。

 

  对中国人来说,他们很清楚地知道怎样打比赛。为了能确保赢得奖牌,他们采取了战略措施,那就是在比赛中故意放水。不过,外界必须要知道,运动员是不会想要输掉比赛的,一时的放弃只是为了日后的大获全胜,这就是战略。

 

  那天的消极比赛,或许是对观众不公平。但问题是,要是那天球场上消极比赛的是英国运动员,现场观众也一定会是最早跳起来欢呼鼓掌的。不要再听信所谓奥运会精神是重在参与的说法,,最终的赢家,还是要由奖牌数来决定的。

 

   实际上,所谓消极比赛的羽毛球运动员们,恰恰精准地贯彻了今时今日的奥林匹克精神。今天的奥运比赛,压根就不是为了取悦观众而设立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国争光。这些羽毛球运动员们,根本不应当受到指责,相反,我们应该为这种“战术性放弃”喝彩。

 

   我认为运动员的目标是最终赢得金牌,而不是每一场比赛的胜利。

 

   那么为什么利用规则的四对羽毛球运动员却丧失了比赛资格呢?她们真的偏离了正常的轨道,沦落到了腐败的范畴吗?

 

  她们没有安排整个比赛,组织抽签的也不是她们。

 

她们只是研究了手中的信息,简单地向着最终的目标,走上了最可能抵达终点的路。她们已经知道,这场输掉比赛会让她们在之后的路上走的更顺畅。这与一名游泳运动员在半决赛为了节省体能而没有发力最终拿下金牌有什么区别?

 

 

  羽毛球比赛里,一支羽毛球队的目标是明确的:赢得一枚金牌。哪条才是能顺利实现目标的路?尽可能的避免更强劲的对手。在研究了赛制安排之后,这几对选手看到了机会:她们可以无需牺牲任何的东西就获得巨大的胜利希望。甚至可以说,如果这样的机会都不懂抓住的话,这个人无疑是傻子。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全力以赴”这种说法,以及任何亢奋的小联赛球员和教练们围在一起狂喷的那些陈词滥调。就像英国人在过去的两周内不停的提醒我们,这里是公平竞赛和体育道德的发源地。但这些真正的含义究竟是什么?只是为了赢下一场毫无意义的比赛,然后走到更艰难的路上去面对更强的对手?

 

  对有些人来说,女双这样输球的行为可能违反了体育精神,但对另一些人来说,不这样做显然违反了逻辑。

 

  只有一点可以想象一下,如果这事儿发生在四年前的北京,那么人们会有怎样的反应。无论如何,《孙子兵法》指明了一种战略方法,要把握大局,把重点放在定位和战术上,并记住最终目标坚定向着目标去发展。

 

  这几对羽毛球运动员就是这么做的,而这样的理论在每个比赛项目中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运用。有时一只橄榄球队会故意制造出5码的罚球,让己方球员有更大空间把球踢到得分区附近,而有时候自行车运动员会故意放慢速度以帮助队友到达终点。而在篮球比赛里,有时也会让更差的球员上场“摆烂”,以获得更好的选秀顺位。

 

  周二在威尔士,日本女足在小组赛最后一轮故意打平,一直压在后场不向前进攻,这是教练的战术安排。她们的想法很简单,平局可以让球队不用飞到另一个城市去打下一场比赛,减少了奔波的时间。如果日本女足胜利了,她们则需要去苏格兰打淘汰赛。

 

  对教练来说,不用奔波到另一座城市意味着有更大的可能赢得下一场比赛的胜利。而对羽毛球选手来说,这场输球的意义也是一样的。一些球迷抱怨买票看这场比赛不值得,这是因为他们的视角和场上的选手不同。运动员主要目的是做任何有益于拿到冠军的事情。她们努力训练是为了打好球,当然更重要的是赢下奖牌。而对周二的比赛来讲,输球给她们更好的机会。如果观众们觉得愤怒,那他们该对着造成这种情况的组织者,也是制定规则的人愤怒,而不是运动员。

 

 笔者在教育界多年,不妨拿招生为例说明。好几所学校积极招生,请客,发红包,许诺言;而我校按兵不动。许多人说,你们架子太大,也不活动活动。生源本来就不愁,甚至请托的纷至沓来,你还要活动,那不是傻B吗?

 

  同样,运动员也有运动员的战略,为什么不可以巧妙利用规则呢?

 

 所以,处罚的根本原因,不在“消极”与否,而在什么人“消极”,哪国人消极!

 

 消极比赛取消资格,积极假摔夺得桂冠,发人深思啊!

 

 什么时候,中国人可以在国际舞台上傲慢?!

 

我自问鼎向天笑,多好!

 

来源:春来花自香教室,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519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