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之爱

        学生时代,我算是好学生,不懂得男女生的暧昧,不会打架。却又糊里糊涂地因为“爱情”打了两次架。       

第一次是小学五年级。临班一个高我半头的“大块头”男生用摔跤的步伐晃进我班后门,把我喊出教室。我跟着他来到操场上,面对着眼前的庞然大物,我实在不知道他有何贵干。       

“以后不准你和你前排的那个女生说话!”他用一根食指戳着我的鼻梁呲牙咧嘴地说。       

直到此刻,我才明白,原来是我和漂亮女生多说了几句话得罪了他。       

“我偏要和她说话,怎么着吧!”我猛地伸手拨开了眼前那根手指,瞪着他说。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也许是因为那根讨厌的手指严重伤害了我的自尊吧。       

“呦嗬!你小子欠揍!”他话音未落,已把我按倒在地。我撕扯他的衣襟,和他扭打在一起,很快我被对方一个扫堂腿绊倒在地,我依旧顽强地揪住他的衣服不丢手。       

我没有他力气大,最终被掐住脖子压住他身下,我就势薅住他的红领巾,他直翻白眼,我也渐渐喘不过气。围观的人越聚越多,直到有老师闻讯赶来一脚把“大块头”踢开才作罢。       

尽管我被严重警告了,可是我前排的美女同学却照常转脸和我说话,问我问题,我也照常来者不拒。于是,在校园里,那个“大块头”一见到我就怒目而视,甚至挥拳头——唉!至于嘛,我不过是给人家讲个题。

        第二次是我读初二的那年冬天。大课间,我见一帮男生五六个人在兴致勃勃地玩一只黑色的线手套,你扔给我,我甩给你,还不时爆出海浪般的笑声。       

我立刻加入游戏队伍,我抢到手,使劲儿一抛,手套不下来了——它落在日光灯罩上。     

 “嘤——”不知道为啥,班里那个学习不咋地爱好哭鼻子的女生趴在课桌上抹眼泪了。       

我操起笤帚,正想蹬上桌子够手套,却被一个男生一把推了个踉跄。       几乎同时,我被人从后面揪住了衣领。瞬间,我有点呼吸困难,我拼命地想扭转身。谁知我刚转过身,就把脖子送进了那个人的手掌。他抓我脖子,我挖他的脸,两败俱伤。       

后来,被老师大骂一顿,罚站一节课。“刑满释放”的时候,我们互相对视,“扑哧”都笑了。       

“你的狗爪子真厉害,我脖子让你掐掉两块肉。”我摸着火辣辣的脖子笑着说。       

“谁叫你扔我马子的手套呢!”他佯装生气轻推了我一把。       

“马子”是什么意思?我联想到那个伏在课桌上哭的女生,突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可是,直到现在,青春的爱情是什么样子?青春有没有爱情?都不得而知。

来源:北雁楠飞,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61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