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矩

        最后一场考历史,和我一起监考的是个老教师。

        与他监考了一天,考场上他习惯保持沉默。

        分发试卷时,我再次强调考场纪律:“都规矩点儿啊!当你想作弊的时候,记住,一定先抬头看看老师,因为我们时刻在关注着你。”        考场里只有一张凳子,在教室前头讲桌旁边。我的搭档一屁股坐在那张凳子上,我便自觉到教室后墙站着。这是监考规矩——两个老师,一前一后,一坐一站。

        监考不准看手机,这也是规矩。所以,他静静地干坐着,我无聊地站着。        几分钟后,他从讲桌上抓起一张发剩的空白试卷,低头看题。

        他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盯着手里的试卷,足足半个小时,他好像都在苦思冥想,又似乎被人点了穴道而无法动弹——甚至连他左手拿试卷的姿势和右脚跷二郎腿的角度都始终没变。

        我见他始终不抬头,只好不时地踱到教室前头看看。

        一个白胖的男生引起我的注意。此时,他一只手正在桌子底下悄悄地翻弄,还不时地斜眼瞟我。

        我三步两步跨过去,他赶紧坐正。我发现了他怀里揣着的校服褂子,衣服团成皱巴巴的一堆。

        “大夏天,你抱着厚衣服多热!我帮你拿着。”我探身去抓他腿上的那团衣服。

        “不要!”他红了脸,忙用双手拦挡。

        “你别动!”他的异常更坚定了我的判断——这校服褂子有鬼。我抓衣服在手,一张皱巴巴的历史讲义在衣服的褶皱里探头探脑。

        与此同时,我的搭档起身出去了,估计他又是去厕所——这一天来,他几乎每场考试都要中途去一趟厕所。        我顺手把衣服放在他刚刚坐过的凳子上,连同那皱巴巴的证据。

        我没有收考生的试卷。毕竟,他已知道错了——他还能脸红,我不想再伤他自尊。

        几分钟后,上厕所的老师回来了。他瞥了一眼凳子上的衣服,便站在门里旁,倒背着手仰望墙上的《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

        他仿佛在凝神琢磨那些条条款款的修辞和语法,又像是在竭力寻找字里行间的一丝纰漏。他就这么一直静静地站着,呆呆地发愣。那瘦削的面庞棱角分明,俨然雕刻家刚刚完成的一尊雕像。

        “考生请注意,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广播里提醒学生考生时间,他还在看《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        “本场考试结束,考生停止答卷,请监考老师收取试卷。” 

      考试已经结束,我赶忙组织最后一排的学生收试卷,他还在认真研究《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果巧合,纯属雷同。)

来源:北雁楠飞,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61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