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生姜延航的练笔小说:第二章 官道

                         第二章  官道



                         (作者:姜延航)

                                            (图片来自网络)


  正午时分。阳光明媚。大路上没有行人,只是路两边的柳树轻轻晃动。这些树都是为了方便行人走路而栽的,下雨可避雨,天热可乘凉。


这儿,是官道。


其中一棵大柳树下的阴影里,明源清和书六正在乘凉。书六正狼吞虎咽地吃着手里的一张饼,而明源清却只是坐在地上,把身上的那块玉拿在手里,放在眼前静静的看着。


  “少爷,你怎么了,从早上就不怎么说话,现在也不吃饭。”书六咽下饼,忽然说,“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明源清摇了摇头,把那块玉塞进胸前的衣服里,“就是在想一些事。”书六也没多问,只是把水递给他。明源清接过,喝了一口水,说:“书六。”


  “怎么了,少爷?”


“还记的姜八走的时候说的话吗?‘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是这样吗?”明源清仰起头,细碎的光照在他的脸上。


  “照我说,那人八成有病,少爷您也别多想了。”书六还在吃着那张饼,“再说您担心这个干什么,您有您的事啊。”


“‘这世道就要乱了。’”明源清仿佛没听见书六说的话,只是自顾自的说,“大陆四国都已经共存近两百年了。北边的北国,东边靠海的辰国,以及分别在南边和西北的尚炎,穹凨之间相互牵制,近三十年里连大型的战争都没有一场,怎么会……”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明源清低声轻轻地说着,“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一切该何去何从呢?这世道又该怎样呢。”


  书六吃饱喝足了,倚着树说:“少爷,担心这个干嘛,不管怎样,您都不会有事的。您只需要考上状元,娶个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然后平平安安的,别的不需要您担心。想咱明家这样,管他是……少爷,少爷,您去哪啊?”


“该走了。”明源清向官道走去,头也没回。书六赶紧从地上拿起行李背上,也小跑地赶上去了。


一路无言,就这么走了大概半个时辰,远方的人家已经能看见了。身上的水都已经喝完了,但明源清还是觉得有点口渴,书六背着东西,更不用说有多累。“休息休息吧,书六,现在看来今天是能赶到的,现在先休息会吧。”


书六也没说话,只是走到最近的一棵树下,放下东西就倚着树坐在地上了。明源清四下一看,发现不远处有一条河,便寻思洗把脸喝点水去。走到树下跟书六要取水用的瓢,却发现他已经睡着了,不禁笑道:“好好休息会儿吧。”


在这炎热的午后,靠近那小河,就能感到一股清凉环绕在空气中。水流很急,也很清澈,偶尔能看见一两条鱼游过。明源清把手伸进水中,好凉!他赶紧蹲下在小河旁洗了把脸,酷暑带来的闷热一下子减去了。洗完后,明源清拿出瓢来,舀了一大瓢水,举到嘴前计划着一口气喝完。


“不能喝!”


明源清听见后,抬头四下一看,发现几米外一位十二三岁的少年也正看着他。虽然很渴,但他还是把瓢里的水倒掉了,没想到少年又说道:“你还真听我的啊。” 


  听见这个,明源清笑了,那少年也跟着一起笑,两人就这么笑了一会,明源清站起来问:“这水为什么不能喝呢?”那少年耸了耸肩,说:“有人使坏。”


“这样啊,”明源清看着少年,“是谁使坏呢?”


少年笑了笑,转过头指了指不远处河上游的一片芦苇,继而大声喊道:“喂!别藏了,人家都发现你们了。快跑吧,人家来捉了!”


  明源清向那望去,隐隐约约能看见有人从那芦苇丛中跑动,便问:“那是什么人啊?”


  少年没说话,只是望了一会,然后回过头对明源清说:“现在的水能喝了,快喝吧。”明源清听后立即舀了半瓢清水,咕噜咕噜地喝下了。


  少年看着明源清喝水,笑了:“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呢?你怎么知道我是不是骗你,抑或在害你?”


明源清喝完水,转过头看着少年,说:“那你又为什么跟我说这些呢?”


少年想了想,说:“一时起兴吧,反正看不惯那些狗屎干坏事。”


“我也是啊,一时起兴的相信啊。既然我选择了相信你,那不论是福是祸,都坦然面对了。”


明源清在河边坐下,那少年也走过来坐到他身边。少年长得不错,衣服破破烂烂的,补丁不少,但还是没破的洞多。身子很瘦,腰却挺得很直。


“我的名字是明源清。不嫌弃,你可以叫我清哥。兄弟你叫什么?”


“清哥,我叫离之二,离开的‘离’,之一的‘之’,二月的‘二’,您叫我之二就行了。”


“之二,你是住在前面的那个镇子吗?”


“是啊,怎么了?”“那可以帮我带带路吗?我今晚需要在那过夜。”


“行啊。”


明源清接着又舀了瓢水。之二看在眼里,说:“清哥你还没喝饱啊,要是我连半瓢都喝不上。你一定是走了很久吧。”


明源清笑了:“这些水不是给我喝的,我有一位朋友还渴着呢,跟我来。”


之二就这么跟着明源清走到了那棵树下,路上他告诉明源清了关于镇子上的客栈一些情况:一个客栈便宜,不过没有名字,在镇子北边;另一个客栈叫霞光客栈,很贵,在镇子东边。明源清只是听着,没说话。


两人到了之后,发现书六还在睡。明源清不禁笑了,“这家伙,等到了客栈就让你好好休息休息。来来来!醒醒!要走了,要走了。”


但是书六居然没反应。


明源清意识到有点不对,赶紧摸摸书六的额头,“好烫!是中暑!”


明源清赶紧背起书六,同时抓起地上的行李就往前跑,吼道:“之二,离这里最近的客栈,快!带路。”


之二也赶紧跑上去,扶着被背着的书六。


两人就这么远去了。


原处只剩下柳树,和地上的一个木瓢。

 

 

第二章 

 

 

 

 

来源:闫书英修行阁,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6496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