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初中生的练笔小说:第一章 千山

                        

                                  (图片来自网络)

                       

                      第一章    千山


  千山山脉东部的景色是很美的,无论春夏还是秋冬。昨晚的细雨刚停不到两个时辰,山间的风还没干透,夹带着湿气。虽然才不过卯时,但太阳已经在释放着它的光芒了。雨后的天空是很清澈的蓝,山风也是很清爽的凉。


  朝霞在天边淡淡的一抹,林间的雾气渐渐地褪去;能听见深林中不知名的鸟儿在娇声鸣唱。偶尔也能听见远远地一声兽吼,震慑山林,惊起一群禽鸟四散飞去。


  “啊!”一处林间空地,书童打扮的男孩被兽吼吓了一跳,高声尖叫了一声,又连忙捂住嘴,低声说,“少爷,我们还是走官道吧,这荒山野岭的,吃这么多苦,还冒这么大的险……少爷,我求您了,咱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吧!”那书童越说越害怕,站起来向身旁一块两三米的巨石上看去。


  石头上站着一个人,看上去是位书生:穿着灰蓝色粗布的衣服,但衣着整齐;腰间挂着一块碧玉,上面好像刻着几个字。阳光倾泻在那年轻俊美却透着一种成熟气质的脸上,虽说配着这平凡的装束,竟有一种不凡的气概。这个“少爷”站的笔直,向着远方的山林遥望着,根本没有听见那书童的话。


  那书童一看,气沉丹田,大声叫到:“少爷!”那个巨石上的身影动了动,“怎么?书六。”


  声音很有劲,很清晰。


  “少爷啊,”书六快哭了,“咱走官道吧,官道安全,衣食住行都方便;可是这深山老林,咱就是死在这,估计都没人知道啊!”


“哦,这样啊。”那声音又一次响起,不过没听出语气有什么变化,“书六,你只是没有发现这山水的美而已,与这眼前的一切那些污浊的心怎么能比;你就知道猛兽杀人,可这世上的那些恶人,那些不公道杀的人可要多的多了;猛兽杀人是为了饱饥,而那些人呢,吃人从来连骨头都不吐的那些人,只不过是为了一己私欲。你说官道好走,可人心却难走啊。而你看这里,这里的花草树木与世无争,这里的山水天然秀美,这里的居民淳朴热情,如果有一天我老了,就在这里安度剩下的日子。”


  那书童听着便垂下了头,嘴里小声说着:“可少爷你……”


  这话尚未说完,只听西边林子里好似雷霆炸出一声:“好!”吓的那书童心上猛地一跳,只觉手脚一软,顿时全身上下只有嘴还听使唤:“少爷!”


  “书六莫慌,没事。”石上那人转过头来,看着那林子,“朋友,出来说话罢,林子怪阴湿的,对身体不好。”


  只见一个身影自树丛后转出来,几步便走到阳光下。来人很年轻,但身材高大,生的是膀大腰圆,看上去有点虚胖;长得也是五官端正,眉目间还多少有点稚气;一身庄稼汉打扮,灰布麻衣上还有着干掉的土渍,身后还背着一个布包。


  那“少爷”轻轻一跃,从石头上跳了下来。书六赶紧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少爷,我看这厮虎背熊腰的,不像是个善类,恐怕就是传闻中的山贼!趁着现在对方人少,咱赶紧跑……”那壮汉听见声响,看了那书童一眼,吓得书童赶紧闭上了嘴,往那“少爷”身后一躲。


  “这位兄弟,他是我的书童,叫书六,生性胆小,错把兄弟当成坏人了,还请多多包涵。不知兄弟怎么称呼?”


“没事没事,我叫姜八,是个粗人,住在离这三四里的村子里。刚才在林子里听到公子您说的话,当时只觉真真大快人心,所以才高声叫好。不过没想到会吓到这位小兄弟,真是对不起了。”那姜八说完,冲着对面的二人拱了拱手。


  那“少爷”找了个较平滑的石头坐下,说:“姜兄弟不用管他,这次出远门带着他就是为了练练他的胆,让他改改这胆小懦弱的性格。忘了说了,我叫明源清,要是姜兄弟不嫌弃,叫我声清哥就行了。”


  “不嫌弃,不嫌弃,今天能在这儿遇见清哥您,这也是缘分啊。”姜八说着,也坐下了,不过是直接坐在地上,“话说清哥,这附近十里八乡我也都跑过,怎么没听说过您呢?”


明源清笑了笑,说:“那是当然,我不是本地人嘛。我住在离次北城八九里的一个小村子里,有事离家,途经这里。”


  姜八听完,顿时露出一脸羡慕:“次北城啊,那一定很繁华,很漂亮吧,毕竟是号称‘北国第二城’的次北城啊。”


  “那是当然,次北城的美是你这种乡巴佬一辈子都无法想象到的!”忽然书六从他主子背后探出脑袋来,嘴里蹦出这么一句。


  明源清眼神黯淡了一下,又淡淡地说:“次北城也不是那么好的,要我说,还没这儿让人自在。”说完,从地上拔下一根小草,在手里把玩着。


  “咳,我想这个干嘛,那都是别人的城。”姜八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一个大馒头,“清哥,早上饭还没吃吧,尝尝我带的馒头,很不错的。”


  明源清摇了摇头,说:“我不饿的,你自己吃吧。”


  “那可惜了。”姜八掰下一块馒头,放进嘴里,不过这居然不妨碍他说话,“不知道清哥这是要去哪呢?说不定我能帮帮忙。”


  听到这个,明源清抬起了头,一只手攥着草,一只手摩挲着身上带着的那块美玉,缓缓说道:“进京,赶考。”


  “这样吗……”姜八依然吃着,“从这里向东出山走二三里,能看见一条大道,顺着道走,能看见一个小镇,在那你会遇见一个好机会。”


  “什么好机会?”“当然是方便赶路的好机会了。对了,清哥,你的名字怎么写?快,给我看一下。”


  “我的名字……”明源清用手指在地上划写着名字,“明天的‘明’,源头的‘源’,‘清’是清楚的清……对了,你问我这个干什么?”


  姜八没说话,只是低头用力地嚼着剩下的馒头。


  明源清也没说话,只是轻轻摸着那块玉。


忽然间,那姜八站了起来,咽下嘴里的食物,看着明源清的眼睛,略带严肃地说:“清哥,这世道就要乱了。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清哥,切记保重,将来再见面时,一定喝上一杯。告辞。”说完,姜八一抱拳,转身便大步子跑进林子里,不见了。

 

 

第一章完

 

 

 

 转发分享是一种美德!

你的转发就是对孩子的最大鼓励和奖赏!谢谢!

 

 

 

 

 

 

 

 

 

 

来源:闫书英修行阁,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6496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