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善,叫成全

                           

 

(图片来自网络)

 

今晚,我在蓝海大酒店与朋友小聚。随行的除了两个儿子,还有我的二外甥。


吃自助餐,是喜欢自由的孩子们最钟情的。


小儿子六六坐在幼儿餐椅上,自己吃的不亦乐乎。


但不过半个小时,六六就以“吃饱”的名义,要求撤掉餐椅,还他自由。


我想不答应都不行,因为他在餐椅上如挣脱枷锁一般,开始了喊叫踢打。


被从餐椅上放下来的六六,如得到大赦一般,手舞足蹈。


我趁这个时间,埋头开吃。


“粑粑,粑粑。”蹲在地下的六六指着自己刚刚的小便说。


“哟,尿了。怎么不告诉妈妈说尿尿呢?”我一边质问小儿子,一边拽他离远点,怕他再当水去踩,“有拖把吗?问问那边的服务员去。”我环顾四周,寻拖把,也寻离我们最近的服务员。


朋友放下筷子,朝着远处的服务员走去。


“有拖把吗?”我见朋友空手而回,问道。


“那服务员说,咱不用管了,一会儿她过来擦。”朋友说完逗臭六六。


只见一个服务员,手中拿着抹布,微笑着向我们走来。


“你们这里的拖把在哪里了?”我说着,还是忍不住四下搜寻。


“没事,你看好宝贝就行。”这服务员大姐笑看着我说,“我用这块破抹布擦一下吧,是在这里吧。”


只见她用手中的抹布,先拽着两个角,在六六尿的地方东西着走了一趟,一折叠毛巾,又南北擦了一遍。这样反复三次后,笑着说:“没事了,你们慢用。”


那温柔的动作,那灿烂的笑,那带着温度的话,让我很感动。“谢谢,谢谢啊,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真的很感谢。”


“没事,小孩子,很正常。”她直起腰来,随即又弯下腰小声说,“如果你真要感谢,给我写封表扬信,可以吗?”


她说完这句,羞答答地,眼神里难抑惶恐。


“可以,可以,只是我没有带纸和笔。”我赶紧回她,“你能提供吗?”


她笑着点头,便离去了。


我和朋友,继续我们的话题,继续逗六六开心。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我们吃饱,想走的时候,仍不见那位服务员大姐送纸和笔来。但远远地望见她在一个角落里忙碌着。


我想,这位大姐肯定不会忘了这件事,只是不好意思主动送来“表扬纸”。这也足见她刚才帮忙擦尿之举,只是出于服务,并不是想着“邀赏”。


六六拽着我的衣服,嚷嚷着要离开酒店。但我一心想着成全那位服务员大姐,除了表示我的感谢,还有一点就是我一直认为成全别人是善举。举手之善,何而不为呢?


我领着六六的手,主动去找纸和笔。找到后,坐下就写,六六见我又坐下,开始大哭。

大儿子走过来,催促我,见我写的是表扬信,便笑着说,“老妈,这事应该让我来做,你快抱着你的小儿子走吧,别让他在这里哭哭啼啼地打扰别人。”


我没有让大儿子代笔,而是在小儿子地边拽我边哭边嚷声中,让自己的字飞舞起来。

我想把这份“成全他人之美”植于心间,也播撒在儿子们的视野里。


朋友是理解我的,赶紧去别的服务员那里探问刚才那位服务员大姐的名字。


当我抱着六六,把写有我电话号码和那位服务员大姐的名字的表扬信,递到那位大姐手中时,她激动地语无伦次,那感激的眼神里闪烁着快乐。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学会成全,快乐了别人,也快乐自己。


然而,成全他人,是一种修行。在教育的路上,我努力着。

 

 

 

来源:闫书英修行阁,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6498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