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与他的小说:让文字成为磨脑子的砺石

 

            儿子与他的小说:让文字成为磨脑子的砺石

                           (偷拍儿子享受阅读的最美时光)

 

儿子中考期间感冒了,阵阵头疼陪伴着他,低烧不断打扰着他。


我不问儿子中考考的如何。因为我知道已经不能改变的,问了就是“骚扰”。其实,不管考好还是考砸,都是儿子人生的一笔财富。我这样认定后,没有丝毫的焦虑和担忧。


   儿子熬完中考的那天下午,我安排他吃上感冒药好好睡一大觉。

   我的安排失效。儿子恳求我午饭后送他去新华书店,理由是:肆无忌惮地去享受一下亲近文字的人的生活。


   儿子大了,做老妈的只能尊重和引导。


   晚上,儿子从书店自己跑回家。只告诉我,书店好书真多,以后每天下午要去泡书店。


   我没有时间陪伴儿子。他选择书店陪伴,我最欢喜。


   想起温家宝总理说的:爱上阅读的孩子,不会变坏。


   从我大儿子身上,我才知道爱上阅读的孩子,没有时间去想干坏事之事。


 中考结束后第三天,儿子同学都通过微信我找儿子聚会。我给儿子商议配个智能手机。儿子竟然不同意,说用多年前我那个诺基亚也可以联系亲朋好友。


   这次我没有尊重儿子意见,而是把他老爸不用的智能手机给他上了个新号。


   儿子不玩游戏,如今不是我不允许,而是文字比游戏更吸引了他。


   真感恩我自己在他小学时,引导他踏上了阅读这条光明大道。


儿子在家挤时间读《悲惨世界》,在新华书店读《红楼梦》以及研究《红楼梦》的书籍。


  阅读真的是阶梯性的。漫画书,青少版的书籍,以及那些校园小说,都不能解儿子的阅读之渴了。


   儿子开始读“磨脑子”的书,也就是开始“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625日晚上,儿子突然央求我借他手提电脑用用。他不想写随笔了,想直接在电脑上试着练写小说。


   一开始我不同意。因为我觉得他对电脑不熟耽误时间。但儿子给的理由是:电脑上写的慢,但是修改起来容易。好文不厌百回改。如果在草稿纸上修改,就会脏兮兮一片。


这理由有分量,通过。


儿子说,不写不知道,一写才知道自己才疏学浅,才知道自己脑子长时间不用文字磨砺已经愚钝不堪。


我微微一笑,对他说,“实践出真知,还记得《小马过河》的故事吧,实践知深浅啊。你现在是,读然后知不足,写然后知困。这是好事。脑子越用越灵。只要你让暑假的每一个日子,都看见文字,你用文字这块砾石去磨脑子,你的脑子就会越来越锋利。时光不会辜负每一点付出。你的时间用在哪里成就就会在哪里。这是生活真理。”


儿子轻点头,会意的笑了。


今晨,仍旧早起,偷偷地读儿子写的“小说”。他第一章写完了,2000多字,我读起来,竟没找出一处病句,甚至被儿子吊起了阅读的胃口。


   真不知道儿子能坚持多久,能写多少文字出来。


但儿子这个暑假,只要把文字当作磨脑子的石头,让自己脑子越来越有灵光,就足矣。


不多求,更不强求。


先附录儿子所写小说第一章的前半部分,留作纪念:

                第一章     千山


千山山脉东部的景色是很美的,无论春夏还是秋冬。昨晚的细雨刚停不到两个时辰,山间的风还没干透,夹带着湿气。虽然才不过卯时,但太阳已经在释放着它的光芒了。雨后的天空是很清澈的蓝,山风也是很清爽的凉。


  朝霞在天边淡淡的一抹,林间的雾气渐渐地褪去;能听见深林中不知名的鸟儿在娇声鸣唱。偶尔也能听见远远地一声兽吼,震慑山林,惊起一群禽鸟四散飞去。


  “啊!”一处林间空地,书童打扮的男孩被兽吼吓了一跳,高声尖叫了一声,又连忙捂住嘴,低声说,“少爷,我们还是走官道吧,这荒山野岭的,吃这么多苦,还冒这么大的险……少爷,我求您了,咱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吧!”那书童越说越害怕,站起来向身旁一块两三米的巨石上看去。


  石头上站着一个人,看上去是位书生:穿着灰蓝色粗布的衣服,但衣着整齐;腰间挂着一块碧玉,上面好像刻着几个字。阳光倾泻在那年轻俊美却透着一种成熟气质的脸上,虽说配着这平凡的装束,竟有一种不凡的气概。这个“少爷”站的笔直,向着远方的山林遥望着,根本没有听见那书童的话。


  那书童一看,气沉丹田,大声叫到:“少爷!”那个巨石上的身影动了动,“怎么?书六。”


  声音很有劲,很清晰。


  “少爷啊,”书六快哭了,“咱走官道吧,官道安全,衣食住行都方便;可是这深山老林,咱就是死在这,估计都没人知道啊!


“哦,这样啊。”那声音又一次响起,不过没听出语气有什么变化,“书六,你只是没有发现这山水的美而已,与这眼前的一切那些污浊的心怎么能比;你就知道猛兽杀人,可这世上的那些恶人,那些不公道杀的人可要多的多了;猛兽杀人是为了饱饥,而那些人呢,吃人从来连骨头都不吐的那些人,只不过是为了一己私欲。你说官道好走,可人心却难走啊。而你看这里,这里的花草树木与世无争,这里的山水天然秀美,这里的居民淳朴热情,如果有一天我老了,就在这里安度剩下的日子。”


  那书童听着便垂下了头,嘴里小声说着:“可少爷你……”


  这话尚未说完,只听西边林子里好似雷霆炸出一声:“好!”吓的那书童心上猛地一跳,只觉手脚一软,顿时全身上下只有嘴还听使唤:“少爷!”


……

 

      

来源:闫书英修行阁,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6498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