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生姜延航的练笔小说:第四章 之二

            第四章    之二


作者:  姜延航

  夜深人静。


  今晚的月光半遮半隐,朦朦胧胧的照在小镇上。


  小镇,已经睡熟了。


  累了一天的远行人也睡熟了。


  忽然一道冷光,照亮了熟睡之人的脸庞。冷光渐渐移动,悄悄逼近喉部。继而寒光一闪,照在了另一个人的脸上,也照出了那满脸惊恐的神色。


  “身手不错,”声音从后面缓缓传出,“可惜,狼杀不了老虎。”


  继而,声音消失了,黑暗之中隐隐约约的只听见熟睡之人的呼吸声。


  黑夜又恢复了该有的宁静。直到晨光悄然降临人间。


  晨光照在朝云上,也照在小镇上。深巷里的小贩叫卖声顺着晨风飘来,早市上的包子也做好了,香气诱人,能听见狗吠,还有不知谁家没睡醒的孩子在哭闹。睡了一夜,这个小镇苏醒了。


  明源清早醒了,早在第一道晨光之前。天亮前,他穿上衣服,一直在床上打坐。等天亮了,他也就下了楼。早上的空气很凉爽,这让明源清想起了昨天的小河。


  “怎么没人啊?”明源清在店里走着,“小二?”


  “公子,小人在这儿,”账台后畏畏缩缩的传出声音,“您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明源清走近账台一看,原是那保老板。只见保老板也不是站着,也不像坐着,到好似扎马步,满脸是汗,连身上的绸缎也打湿了。


  明源清笑了:“我就想打听一下,您知道一个叫离之二的孩子住哪吗?”


“这个,这个,这个,小人真不知道,真,真的,那孩子是个孤儿,没,没有家。要不小人现在给公子您问问去?”


  “没事了,我就是问问。”明源清说完就向客栈外走去。保老板也趁机擦了一把脸上的汗。


  忽然,明源清的脚步停住了,保老板的手颤了一下,“一会把早饭送楼上去,要好的,够一人吃就行。希望你,不要怠慢。”


  “公子放心,小人一定好好侍奉。”保老板看着明源清迈步走出大门,消失在视野里。


  “干爹,那人是谁?这么张狂,要不要我找人给您出出气?”不知何时,店里转出一个壮汉,满脸横肉,胸前衣裳敞开着,站在老板身后,声如洪钟。


  “记住!那人,我们不能惹。”


  白雾升腾。


  “刚出炉的包子哦!别错过哦!”“给我来上七个吧。”“公子,这是您要的包子,慢走啊。”


  明源清走在街上,肩上的布包袱里放着刚出炉的包子,周围人投来的眼神让他泛起一点苦笑。越走四周的房子越少,快要出镇子了。


  忽然明源清停下来了,因为他听到了,听到了读书声。


  “一举登科目,双亲未老时。锦衣归故里,端的是男儿。”


  明源清轻轻地反复吟着,一只手轻轻摩挲着贴身带的那块玉,眼神迷离,就这样站了好一会儿。“该走了,我该走了。”忽然他把玉放进怀里,低着头这么说了一句,就接着向远处走去。


  他一直走,低着头,走到河边,再沿着河走,直到走到一个破烂的木桥边,停了下来。他抬起头来,看着桥上。


  桥上的人也在看他。


  “之二,我来了。”明源清走到桥上,坐在之二旁边,“给你带的包子,在包袱里。”


  之二看着明源清。


  明源清将包袱放在空地上,缓缓打开,包子的香气瞬间四溢。

  之二看看明源清,又看看包子,嘴角动了动。


  明源清拿起了一个包子,“嫌热的话,我就先吃了。”


  之二看看明源清,看看包子,忽然一手抓起一个包子,狼吞虎咽起来。


  明源清一边细嚼慢咽,一边看之二风卷残云。当明源清吃完第二个包子时,包袱已经空了。之二吃完了,忽然看着明源清说:“清哥,你到底是什么人?昨天下午……”


  “我不过是个读书人罢了,有点小钱,胆子也大,但也仅此而已了。”明源清收拾起包袱,“之二,你又是怎样的人呢?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之二听后,只是低着头看着桥下的流水,默默不语。


  明源清抬头看着远方的天空,也没说话。太阳升得高了,驱散了清凉,远处农人的身影却依然起伏着,忽然一声牛叫,却是只见放牛的牧童,不见牛。


  “我的家,本是在北国的边境,和南方的尚炎仅隔十几里林子而已。那是个好地方,很美,居住在那里的人也很好,很善良,勤劳。方圆几百里,凡是有人遇到麻烦了,大家都指向我们镇子,说:‘你会得到帮助的。’”之二依旧低着头,声音也变的如履薄冰般。明源清安静地听着。“爹每天天不亮出门,上山下地,到天黑才算完。甚至有时候,我和弟弟都睡着了,但娘却从来边做活边等爹回来。家里穷,爹娘总很节省,但帮别人时却从不计较得失。弟弟也很乖,有时比我这个哥哥还要懂事,一双小手软软的,我最喜欢他说‘哥哥,抱。’那么小,那么讨人爱,那么懂事,有时候还安慰我,那么喜欢粘着我,跟我一起玩,跟我一起摘果子,他是最喜欢吃桃子的,他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总是分享给我,那么聪明,那么逗人开心,那么讨人喜欢!你说这样的弟弟是多好啊!”


  之二说完,把头深深埋在怀里,身子微微颤抖着。明源清安静的看着他,安静地一动不动。


  “清哥。”


  “我在。”


  “他们都不在了。”之二抬起头来,流着泪的双眼看着明源清:“他们都被杀死了!那些野兽夺走了所有!血洗了镇子!屠了城!赶尽杀绝!救我的恩人也死了!他临死前叫我到他的家乡,找他的老母亲,可他娘听闻了噩耗,一病不起,也去世了。什么也没了,我本就该死在战争里的,但是现在却还活着,我这条命,早就不是属于我自己的了,我要当兵,死在战场上!我不怕死!国家国家,我的家没了,接下来就该为国而死了!”


  明源清把一只手放在之二头上,看着之二流满了泪的脸,缓缓地说:“之二,只要国还在,家也就还在,你不是一个人,弟弟。”

  “哥!”之二看着明源清,笨拙地笑了。     

 

 

              第四章        

 


来源:闫书英修行阁,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6498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