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生姜延航的练笔小说: 第三章 镇子

                                镇子


                               姜延航


“真热啊,汗流浃背的,明明才刚是夏至,明明昨日才刚下的雨,怎么就热起来了呢。”酒旗下的阴影,中年男人躺在竹椅上,手里摇着蒲扇,身后是一家客栈。客栈上的牌匾刻着四个大字:霞光天赐。


  这里是霞光客栈。这里是安镇。


  “小二,茶!”竹椅上的男人坐起来就是这么一吼。这猛的一声,街上的行人都往这看。


客栈里立马抛出一道身影,那身影在竹椅旁神奇地停住,将手中端的茶壶茶杯整齐地摆在竹椅旁的桌子上,又将茶壶里的茶水倒在茶杯里。


  前后不过几个眨眼。


  那男人端起茶杯,美美地喝了一口,同时眯起眼,说:“这才是生活,穷人们。哦,我不是针对谁,真的,我只是说,大热天的,干什么活啊,乘乘凉,喝喝茶才舒服。”


  这时街上的一个年轻人笑了:“保老板啊,那可真是咱们镇头顶清闲人,跟我们小百姓可不一样,是吧?”这句话里的“闲人”两字咬的格外真切,悠长。


  那保老板也笑了,缓缓地说:“我们当然不一样了,贫民。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闲吗?因为我有钱,比你们有钱,有钱,就有闲,懂吗?穷鬼,你们当然不懂,穷酸相。就是这穷贱命,你能怎么办呢,是

吧?”


  行人听后一个个都怒目相向,几位年轻的小伙子甚至都想上面前来。而那保老板就没看见一样,只是又接着品茶。


这时他身后的那个身影却上前一步,眼神空洞地往前看,一只手从身后不知握住了什么。而忽然街道上的人们只觉眼前有刺眼的光芒一闪,就看见那人影手里多了一把闪着寒光的长剑,寒光逼人。


没人动,也没人叫,大家只是睁着眼,呼着气。


  因为这只是一瞬间的事,因为所有人都吓傻了。


  就像从来没见过狼的羊群,忽然亲眼见到了一头散发着血腥气息的野狼。


那头狼只是向他们微微显露了一下爪牙,而藏在他们血液里的那种畏惧,刻在骨子里的那种胆怯,都随着加速的心跳,越来越冰冷地刺痛着……


“让一下!让一下!多谢,多谢。”


说话的是忽然闯入众人眼睛中的两人,正是气喘吁吁且赤着上身的之二,和背着书六的明源清。明源清瞥了那长剑一眼,接着又开始看着保老板:“给我一间上房,要通风凉爽,还有凉水,要快。钱好说。”说完扔给保老板一个布袋,就要进客栈。


不过他没能进去。


因为眼前的一把剑。


还有执剑的“狼”。


保老板躺在竹椅上,轻轻摇着蒲扇,说:“年轻人,这才多少银子,不够啊,下房还可以。上房?你是傻瓜吗?痴心妄想的穷鬼。”


街上的人都看着,都听着,连对面当铺里的伙计,刚跑来看热闹的买菜老大爷,还有那把剑,都在看着,听着,等着……


  “你怎么就知道那是银子,”明源清也没回头,只是绕过长剑,“不是金子呢?”


  保老板的眼睛忽然睁大了,“你说什么?金子……”紧接着翻身坐起,打开布袋,从里面拿出了一块……


  “金子!”


  原本被剑光冻结的人们,现在却仿佛被金子的光芒暖和过来了,又恢复了生气,一时间窃窃私语。


“这位客官,我还没说,”保老板将金子放回布袋,然后从竹椅上站起,冲着明源清笑了,“你能进去呢。”


忽然只听“啪!”的一声,所有人都惊呆了。


因为,忽然,眼前闪过了金光;因为,忽然,地上散落着许多金子!


  “这,这,怎么了?”保老板紧盯着停在眼前的长剑,还有挂在剑上的撕裂的布袋。


  “只要给我间上房,这些就都是你的。”明源清站在客栈门口,没回头,“我说的是,这些金子。”


  保老板盯着手里的布袋,笑了。“小二,带他上楼。”


  “小二”引剑入鞘,两三步走到明源清身前,“客官,随我上楼吧。”


  “有劳了。”


  保老板看着那两道身影上楼,继而面向街道,扯开嗓子:“看什么看,都散了,都散了!”


  人们如梦初醒。


  保老板缓缓从地上捡起了金子,放在布袋里,又把布袋塞进衣服里,就接着躺在竹椅上。


  “小子,不给我面子,那就等着吧……你会喜欢的……今晚……”


  不知不觉,太阳渐渐西移。


但要完全天黑,还要半个多时辰。


  街上的人们渐渐多了起来。因为天热,很多小户人家都把自家饭桌搬了出来。


大的小的孩子们都在街上疯着,闹着,女人们的目光也总是离不开自家的孩子。偶尔谁家的孩子跌倒了,或是撞到什么,便哭哭啼啼的喊着妈妈,他们的母亲就走到他面前,摸着头,轻轻安慰着。孩子渐渐的止住了哭声,看着那边闹着的伙伴们,又笑着跑进他们中间了。母亲也笑着看着自己的孩子远去,轻轻地温柔地笑着。老太太们总是爱坐在树荫里说些话,老大爷们则围在一块看人下象棋。


随着天色渐晚,干了一天活的男人们也相继回家了,时不时能听到稚嫩的嗓子叫着“爸爸!”


当女人们从家中端出饭菜,老人们也散了,男人们抱着孩子,“开饭了。”


  各种各样的香气在空中交织,各家的大人都打发着小孩去把自家的菜分给邻居们尝尝,而前去分享的小孩的碗总是被各色食物装了个满。


笑声,混着饭香,染亮了空气。


  霞光客栈二楼,一扇窗户开着,明源清站在窗户前,身后的书六已经醒了,坐在雕工不凡的木椅上,大口大口的扒着饭菜。


  “少爷,您已经站在那将近一个时辰了,赶紧吃饭吧,不然菜就要凉了。”


  明源清好像没听见书六的话,站在那里连动都没动。


  “书六,这个镇子真美啊。看那些幸福的人们,世代生活在这里。我想,对于他们来说,这里是无可替代的,也是最重要的吧。”明源清缓缓转过身来,眉头紧锁,“但是如果,战争发生了呢?”


  书六忽然停下了,抬起头看着明源清:“他们……”


  “他们都无法再这样了。战争会毁了这里,连同一切美好。”


第三章 

 

 

 

 

来源:闫书英修行阁,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6499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