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节被质疑的公开课上的两点说明

    【书虫班故事连载098                  

 

   

201866     星期三


上午,第一节课,书虫班教室,我正在上“先学后教,当堂达标”的研讨课。校长和同事们都来光临指导。


我本着让领导和同事们给我的真实课堂“开刀问诊”的想法,就上了最没有“花样儿”的常态课,上了一节我一直追求的成为教室里的“影子老师”的家常课。


 本堂课的学习目标很简单,一个是“正确、流利地朗读课文”,另一个就是“能正确书写本课生字,并能当堂听写”。为了达成这两个目标,我设计了“四场比赛”。一比:比正确、流利地朗读课文。给孩子们提出来的自学要求是:不添字、不落字、不错字、不卡壳、有停顿。


孩子们自由朗读五分钟后,我开始两轮比赛,让全班30个同学站起来参与朗读比赛。令我非常非常高兴地是这三十个同学竟然没有一人添字、落字、错字、卡壳和出现错误停顿。我内心的喜啊,无法言表,不是为孩子们在听课老师面前的精彩表现而喜,而是为我平时培养孩子们的朗读能力有了质的提高而乐。


  评课时,有老师说我用20分钟让孩子们朗读,太浪费时间了,其实朗读一篇课文几分钟就应该搞定,这样的朗读没有意义孩子们也没有兴趣。


   我抿嘴笑着,点头接受她的批评指导。我知我所上的课没走传统路,用传统教学的尺子来衡量我的课堂,自然我的课堂是不标准,甚至“不合理”的。但我的这个夯实孩子们朗读能力的做法不会改,我这个每一篇课文第一课时用半节课时间来朗读的教学方法要坚持下去。除了防止课文朗读出现“南郭先生”外,更重要的是我觉得孩子们的朗读能力的培养是语文课上的重中之重。


   我教了20年初中,我曾经为课堂上多数孩子不会朗读课文而苦恼过,我曾经为那些语文成绩能考到优秀读课文却结结巴巴甚至添字落字的孩子而着急过。转身小学,我不允许我的孩子们有这样薄弱的朗读能力,因为我十分认同世界教育大师苏霍姆林斯基的观点:考查学生学习能力、阅读理解力的最为简单和可靠的方法不是考试,而是给他一份陌生而适宜的阅读材料,要他们直接朗读。那些能够读得流利通顺并且富有语感的,必定就是具备很强的阅读理解能力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名师薛瑞萍给了两个方面的解释:


首先在优秀文本那里,一篇好的文字,其实就是一个完整鲜活的生命体,一个相貌圆满的人,一首调性统一的歌。如果读破句、添字落字,都是对一个生命体中系统性、完整性的伤害,这是不应该的。


再说那些灵秀的孩子。之所以能够在发声的第一句就做到流利通顺、富有语感,是因为他们具有开阔的思维视野、灵敏的感悟能力及对于包括其自身在内的世界的完整性、统一性的良好体验和把握。


然而,灵秀的孩子不是天生的,而是老师或家长用心培养的,大量阅读和长时间的朗读而练就的。我班孩子们虽然一年级,几乎能够全班做到正确、流利地朗读课文,这除了得益于我课堂上给孩子时间和机会朗读外,还有就是得益于日不间断的录制故事。


当然,我班孩子们朗读水平可以与高年级学生相媲美,开始的时候,这简直是一场战争,是我的鼓励和坚持,让孩子们踏上朗读的路。我深知,如果我开始的时候,也按照传统的模式教孩子们,也舍不得时间和精力,长久的将来,我就只有面对一个没有语感的班级。没有语感的班级,是可怕的,因为文本无力站起,课堂上师生将无法和谐地共生长,甚至会陷入老牛拉破车的窘境。即使语文成绩理想,那也是题海战术的功劳,不可能是师生享受的语文天堂的副产品。


时间花费在哪里,成就就在哪里。我把时间花在孩子们的朗读上了,孩子们的朗读水平自然水涨船高。这是我最想要的。


我课堂的后20分钟是生字的识记。学生自由诵记生字,自由书空笔顺,自由练写生字。这个过程,不用我指导,有学生自主做小老师进行写字提醒和指导,黑板上我请两名小老师进行书写,然后对照点评。这自然又不是传统的教法,可我就是用这样的方法来引导孩子自己会读帖会观察会工整地书写。


有位老师在评课是说,看闫老师的课,老师不讲解,那要老师有什么用呢?这样的质疑,我很理解。因为这说明这位老师没有领会课标中指出的“孩子是学习的主体”“老师是引导者、组织者”,也肯定不懂“让学生站在教室中央”这句话的含义。


我当时欣然接受老师的批评,但脑海里想到的却是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专家组成员陆志平先生的精彩论述:


“对话”指的就是教师要实行“对话教育”,与学生平等沟通。现代教育以促进人的发展为目标,要求为学生的发展提供充足的空间,这就要求老师转变权威角色,作为学生成长的引导者、组织者,彻底改变灌输的做法,树立“学生需要什么帮助,我们给学生提供什么样的帮助”的观念。有人打比方说,中国老师把牛拉到一个地方去,告诉它,这里的水最好、草最好,然后就不由分说地把牛的头摁下去——吃;而西方的老师把牛带到同样的地方,只告诉它,你自己去吃吧。同样是吃水吃草,中国的牛吃得很难过,西方的牛却吃得很舒服。灌输的背后是对人性的压制。


说实话,我在读到这段话时,我就开始立志做个课堂上最好的“组织者、引导者”,我就探索课堂上怎样才能少些包办,多些自主;少些限制,多些引导;少些理性,多些情趣。直到现在,我虽然还没有找到最好的课堂模式,最佳教学方法,但是我已经把摁牛头的手松开了。


 课堂是遗憾的课堂,也是艺术的课堂,“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来源:闫书英修行阁,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6499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