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当用王熙凤

特定情境下的女性魅力之王熙凤
曹雪芹笔下,王熙凤是一个浓墨重彩的女性形象。有时候品一品,觉得王熙凤这个人物形象似乎比黛玉还要出彩。而出彩的原因之一,是曹雪芹特别善于把人物置于特定的情境中来表现他们的特点。这个特定的情景,给人物的活动提供了空间和舞台,使人物形象表现出独特的魅力。
比如,协理宁国府,就是作者给王熙凤设置的一个特定的情景。
秦可卿去世,尤氏生病,宁国府内的事务无人打理。贾珍向来知道凤姐能干,求邢夫人和王夫人,要请王熙凤到宁国府来帮忙料理丧事。王夫人同意了,王熙凤就上任了。在这里,作者给王熙凤设置了特定的情景——宁国府,料理丧事。这其实是一件很要能力的事——大家族丧事的内管家。那么,王熙凤在这特定情境中,表现怎样呢?我们先来看看她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先理思路,先分析问题。因为理清问题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
她在宁国府的抱厦内坐了,很快就理清了问题: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第二件,事无专执,临期推委;第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第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第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
理清这五件事,凤姐的才干就初露端倪。解决问题得找根,根儿找到了,就能治理就能解决。她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根本,她是个有头脑的女子。
接下来,就是命人钉造簿册,兼要家口花名册来查看,又限于明日一早传齐家人媳妇进来听差等语。第二天来了点名,立规矩。
意思是说,既然这事托给我管,就得听我的。别跟我说,我们府里原来是这样的。现在就得依着我行事,就是我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错我半点儿,管不得谁是有脸的,谁是没脸的,一例现清白处理。”说着,便吩咐彩明念花名册,按名一个一个的唤进来看视。
这就是丑话说在前头,谁要是不听,我处理你,别有意见。搁到现代,这就是统一思想,统一认识。思想统一了,行动才能跟得上啊。王熙凤这铁腕政治,其实是很硬派的,这也是管理者应有的态度。
规矩立好之后,就是明确分工,明确责任。凤姐按照花名册给每个人分配好任务,你负责的,出了事,有了闪失,就拿你是问。
任务明确到什么程度呢?来看原文:
……一时看完,便又吩咐道:“这二十个分作两班,一班十个,每日在里头单管人客来往倒茶,别的事不用他们管。这二十个也分作两班,每日单管本家亲戚茶饭,别的事也不用他们管。这四十个人也分作两班,单在灵前上香、添油、挂幔、守灵、供饭、供茶、随起举哀,别的事也不与他们相干。这四个人单在内茶房收管杯碟茶器,若少一件,便叫他四个描赔。这四个人单管酒饭器皿,少一件,也是他四个描赔。这八个单管监收祭礼。这八个单管各处灯油、蜡烛、纸扎,——我总支了来交与你八个,然后按我的定数再往各处去分派。这三十个每日轮流各处上夜,照管门户,监察火烛,打扫地方。这下剩的按着房屋分开,某人守某处,某处所有桌椅古董起,至于痰盒掸帚,一草一苗,或丢或坏,就和守这处的人算帐描赔。
之前读《红楼梦》,关于这样的繁琐内容,我常常是直接跳过去,总觉得没啥意思。可是,现在再读,却发现很有意思啊。这不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人人有事干,事事有人干”吗?怪不得有人说,《红楼梦》就是百科全书,你看,王熙凤这操作,不就是企业或单位内部的管理典范吗?
分工合理细致,责任明确,再一次让我们看到了王熙凤非凡的管理才干,而这才干,依然是在特定的情景中表现出来的。
不仅仅是分工,王熙凤还设置了一个“监工”,规定了点名、回事的时间(是啊,办公是有固定时间的),并且,她每天会亲自检查。
……来升家的每日揽总查看,或有偷懒的,赌钱吃酒的,打架拌嘴的,立刻来回我。你有徇情,经我查出,三四辈子的老脸就顾不成了。如今都有定规,以后那一行乱了,只和那一行说话。素日跟我的人,随身自有钟表,不论大小事,我是皆有一定的时辰。横竖你们上房里也有时辰钟。卯正二刻我来点卯,巳正吃早饭。凡有领牌回事的,只在午初刻。戌初烧过黄昏纸,我亲到各处查一遍回来,上夜的交明钥匙。第二日仍是卯正二刻过来。说不得咱们大家辛苦这几日罢。事完了,你们家大爷自然赏你们。”说罢,又吩咐按数发与茶叶、油烛、鸡毛掸子、笤帚等物。一面又搬取家伙:桌围、椅搭、坐褥、毡席、痰盒、脚踏之类。一面交发,一面提笔登记,某人管某处,某人领某物,开得十分清楚。
王熙凤设置了监工,并要求监工要严格,要秉公办事,如果徇私,她是不会留情面的。同时,她并不是就此全托给监工,她会每天亲自到各处检查。行,你要是敢怠工,那就等着收拾你吧!
我们看看王熙凤这波操作,先梳理问题、制定制度,再明确分工、划分责任,然后定时调度、记录明细,并设置监督机制,最后她自己亲临检查。她头脑清晰,心思缜密,有收有放,把工作安排的井井有条。我们不得不惊叹她超凡的管理才能,也深切感受到这个人物形象独特的魅力。
那王熙凤的管理收到什么效果呢?
……众人领了去,也都有了投奔,不似先时只拣便宜的做,剩下的苦差没个招揽。各房中也不能趁乱失迷东西。便是人来客往,也都安静了,不比先前一个正摆茶,又去端饭,正陪举哀,又顾接客。如这些无头绪,荒乱推托偷闲窃取等弊,次日一概都蠲(免除)了。
王熙凤的措施成效立见。放到今天,她就是妥妥的一枚女汉子。
不过,人物塑造的精彩之处还不止于此,作者在写“面”的时候,还不忘写个“点”:
……按名查点各项人数,都已到齐,只有迎送亲客上的一人未到,即命传到。那人已慌张愧惧。凤姐冷笑道:“我说是谁误了,原来是你。你原比他们有体面,所以才不听我的话。”那人道:“小的天天都来的早,只有今儿醒了,觉得早些,因又睡迷了,来迟了一步。求奶奶饶过这次。”凤姐便说道:“明儿他也睡迷了,后儿我也睡迷了,将来都没了人了。本来要饶你,只是我头一次宽了,下次人就难管,不如现开发的好。”登时放下脸来,喝命带出,打二十板子。一面又掷下宁国府对牌出去,说与来升,革他一月银米。众人听说,又见凤姐眉立,知是恼了,不敢怠慢,拖人的出去拖人,执牌传谕的忙去传谕。那人身不由己,已拖出去挨了二十大板,还要进来叩谢。凤姐道:“明日再有误的打四十,后日的六十,要挨打的只管误。”说着,吩咐“散了罢”。窗外众人听说,方各自执事去了。彼时宁国荣国两处执事领牌交牌的,人来人往不绝。那抱愧被打之人含羞去了。这才知道凤姐利害,众人不敢偷闲。自此兢兢业业,执事保全。不在话下。
总有人不长眼,或心存侥幸。行,那就按规定,打板子,罚工资。求情?对不起,不管用,因为对你开恩,预示着制度的废止。对这个睡迷糊的人的处置,让我们看到了王熙凤的杀伐决断,雷厉风行。她铁面无私,杀一儆百,震慑了宁国府的众人,最终圆满的完成了协理宁国府的工作。
协理宁国府,是王熙凤管理才干的一次充分而集中的展示,说她不输男子,这是一次明证。也让我们充分认识到王熙凤的性格特点,这个形象是富有光彩和魅力的。
而这种魅力,作者的表现其实是有匠心的——在特定的情境中,让人物充分的表现自己。如果没有协理宁国府这个特定情境,那么王熙凤的性格特点就很难充分展现,那么,人物的魅力想来也会大打折扣。
在特定的情境中,塑造人物形象,这本身就是小说创造的一种方法,了解一点方法,可以增强一点审美。如果要创作小说,是不是也可以借鉴一下下呢?
在特定情境中塑造人物形象,不仅仅塑造了王熙凤,其实还有尤氏。比较有趣的是,写尤氏也是写她料理丧事。
到底尤氏怎样呢,且听下回分解。

来源:星星草的语文世界,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67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