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笔下的社会现实(二)

曹雪芹笔下的社会现实(二)
没有时间写成一篇大长文,那就抽空像蚂蚁一样辛勤地劳动吧。今天接着聊聊曹雪芹笔下的社会现实。
《红楼梦》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王熙凤协理宁国府。秦可卿去世,大明宫的掌宫内相戴权,就是太监,前来上祭,贾珍趁便就说要给贾蓉捐个前程,戴权会意,知道他想在丧礼上风光些。于是告诉贾珍,正好凑巧,有个美缺,三百员龙禁尉还短俩名额呢。其中有一个,1500两银子给了襄阳侯的兄弟老三,因为人家来求他来了,还把银子送到了家里。
这一来,还有一个名额,谁知永兴节度使冯胖子来求,要给他孩子捐,不过没答应他。“既是咱们的孩子要捐,快写个履历来。”贾珍听说,忙吩咐快命书房里人恭敬写了大爷的履历来。小厮不敢怠慢,去了一刻,便拿了一张红纸来与贾珍。贾珍看了,忙送与戴权。戴权看时,上面写道:
江南江宁府江宁县监生贾蓉,年二十岁。曾祖,原任京营节度使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代化。祖,乙卯科进士贾敬。父,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贾珍。
戴权看了,回手便递与一个贴身的小厮收了,说道:“回来送与户部堂官老赵,说我拜上他,起一张五品龙禁尉的票,再给个执照,就把这履历填上。明儿我来兑银子送去。”小厮答应了。戴权也就告辞了。贾珍十分款留不住,只得送出府门。临上轿,贾珍因问:“银子还是我到部兑,还是一并送入老相府中?”戴权道:“若到部里,你又吃亏了。不如平准一千二百银子,送到我家就完了。”
这件事第二天就办成了,凭证就领回来了。秦可卿灵前的供用执事等物,都按照五品职例。
我们仔细想想,这个事也挺有意思。
先来品品名字的谐音——戴权,代权。戴权是太监,就能做主朝廷五品龙禁尉的任用,他代的是谁的权?太监的手伸到朝廷——他跟户部堂官之间,配合很默契,有没有太监和朝廷官员相勾结的嫌疑?一个王朝,当宦官开始弄权的时候,离覆灭恐怕就不远了吧!在曹雪芹笔下,戴权已经代权了。
再来看看分析戴权的话。戴权对这个流程操作之熟稔,对套路的细致了解,让我们知道他可不是一天两天干这种事;手里有空缺名额,大家都来睁着捐官;这表明买官卖官已经是一种常态。也许这是朝廷的一种制度,即使是制度,细思也是极恐的——有钱就可以捐官,捐了之后,这个官会是什么样的官呢?
曹雪芹表面上只是写贾珍为了丧礼风光,好面子,而给贾蓉捐了个五品龙禁尉;却不动声色地写出了社会现实——宦官弄权,买官卖官之风盛行。
而这样的王朝,能不覆灭吗?
我们常常像背公式一样说,《红楼梦》揭示封建王朝必然灭亡,这是不是一个灭亡的原因呢?

来源:星星草的语文世界,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67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