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

失落
难得今天下午休息,收拾一下自己乱糟糟的小窝。扔垃圾时,忽然想起那天清晨街角绿化带里的那一小片嫩汪汪的野菜,顺手拿了个塑料袋,想着撷一把野生苋菜回来,晚上还能省个青菜钱。
那是一片很让人中意的野苋菜,大家也叫它杏耳菜。那天清早出去散步,走到拐角发现两位大妈正在薅野菜,她们一看就是有备而来,因为都带着袋子呢。
我“赤手空拳”,摘了一把,双手掐着,满心欢喜。没想到我的百米之内,还有我心心念念的“绿色”蔬菜。它们不见得多么美味,可是,它是连接我和黄土地的纽带。我喜欢看它们在开水里翻滚的新鲜碧绿,满满的都是土地里长出来的淳朴清新的气息。
曾经用这个给闺女包过鸡蛋木耳虾仁馅的饺子,对比韭菜茴香西葫芦,闺女说,野菜的最好吃——估计天然新鲜的最能动人味蕾吧——没有运输过程,不泡水,不防腐,直接摘了回来,现焯现吃,最自然的就是最纯正的。
我兴致昂昂地去往“故地”,却发现野苋菜“不翼而飞”!才几天的时间,它们被绿化工人清理“出局”,取而代之的是栽种整齐的不知名的草。
唉,唉,唉!
世界之大,容不下一片野菜。
算盘落空,无比失落。
你眼里的宝,是别人眼里的“草”。别人眼里的“宝”,是你眼里的“草”。
想想是不是很奇妙?
2020不易,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