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如此动人

你为什么如此动人

《红楼梦》开发一下,是很好的记叙文写人的范例。写人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其中很重要的一种就是直接描写——让人物自身来表现自己,从而让我们感受主人公的特点,看见主人公的内心世界和情感。

还是第57回,“慧紫鹃情辞试宝玉”,今天来看看宝玉的“表现”。

宝玉听了紫鹃的话,“便如头顶上响了一个焦雷一般。”也不作声了。这是被这消息击中了,无比震惊啊!等晴雯来找他,拉他回房,“他呆呆的,一头热汗,满脸紫胀,”从不说话,到呆了,一下子失去了生气。到怡红院中,“两个眼珠儿直直的起来,口角边津液流出,皆不知觉。给他个枕头,他便睡下,扶他起来,他便坐着,倒了茶来,他便吃茶。”这时候,完全没有魂儿了,提线木偶一般了了。李嬷嬷来了,掐他人中,掐的指印如许来深,竟也不知道疼。这是木了啊。

听到黛玉要回林家,宝玉就呆了、傻了、木了,没有丝毫生气,其实不就是在说,如果没有黛玉,宝玉也就没有真正的生命了吗?后面袭人到潇湘馆“兴师问罪”,不是说宝玉都死了大半个了吗?——黛玉在他心里,不是分量有多重的问题,而是,黛玉就是他的生命。你看,作者就是这样写宝玉的表现,来写宝玉的情。

等到他见了前来解说的紫鹃,谁知刚刚还木呆的宝玉,一把拉住紫鹃,死也不放,说:“要去连我也带了去”他看见林妹妹身边的人立刻有了意识;“要去连我也带了去”,行,我就是怕你走,我就是不能和你分开,你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你看,宝玉说话了,他心里不忘的是林妹妹要走了!他恢复的理智只记得这件事。难道这不是深情?

当贾母说,叫林之孝家的她们来瞧瞧宝玉时,宝玉听了一个”林”字,便满床闹起来说:“了不得了,林家的人接他们来了,快打出去罢!”一个“闹”,还是满床,我们似乎看见一个孩子任性撒泼的闹剧,现场是不是一片凌乱?脑补一下,就很有画面感,哈!不仅“闹”,还说要把林家人打出去,打出去林家人,就不能接走林妹妹啊。宝玉的这种“幻觉”、“骄横”和“无理”,生动展现了他怕失去黛玉的无比紧张的心理。这又是深情吧?

不仅如此,宝玉还哭:“凭他是谁,除了林妹妹,都不许姓林的!”这孩子气的不讲理,真是活生生的可爱。

当他一眼看见了十锦格子上陈设的金西洋自行船时,便指着乱叫说:“那不是接他们来的船来了,湾在那里呢。”叫叫吧,还是“乱叫”,一个“乱”字可以想见宝玉情绪该是有多激动;把小摆设当成来接人的船,这貌似荒唐的背后,不是深藏着一片深情么?

贾母命人把船拿下来。袭人忙拿下来,宝玉伸手要,袭人递过时,宝玉便掖在被中,笑道:“可去不成了!”一面说,一面死拉着紫鹃不放。这情节,我是百读不厌。拿了船干嘛呢?一个“掖”字,太绝秒了,嗯,我把“工具”“没收了”,放心了,反正,我就是不让你走。一个“笑”,是宝玉十足的放松和放心,他再也不用担心了,林妹妹“可去不成了”!不仅如此,他还死拉着紫鹃不放,这看似闲笔,细品却很有意思:你说宝玉神志清晰吧,我们明明看出他闹得荒唐;你说他神志不清吧,他却分明认得紫鹃,并知道抓住紫鹃。在这种矛盾中,是不是更能看见宝玉的深情?

总结一下,宝玉听到黛玉要走的消息,呆了,傻了,木了,死了大半个;要跟着黛玉走了;又闹了,哭了,叫了;最后,自认为扣留了接黛玉的船,笑了。

自始至终,作者没有一句评论,就让宝玉充分表现着他自己。而我们,就在宝玉的变化中,看见他的内心和深情。

在宝玉闹腾的过程中,他亲妈自始至终一言不发。貌似很奇怪,其实王夫人应该很生气——她本来不待见林黛玉,她这个“混世魔王”的儿子闹出这么大动静,不就是为了黛玉吗?她能说什么呢——老太太还在跟前守着呢。

没有哪一部书,写人写得如此动人,是以大爱《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