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是尤物

最近《乘风破浪的姐姐》有点火,我也忍不住好奇心去看了这群姐姐们。结果一看可真就爱上了,不禁感叹这是一群什么人间尤物啊!一个个肤如凝脂,白皙通透,最令人羡慕的是那美好紧致的身材,那么令人向往。姐姐们让我重新认识了“年龄”这个词,自律又有阅历的人总是显得那么有魅力,睿智与优雅。中学爱看林徽因的诗集与故事,而现在我也慢慢爱上像章小惠这样精致的女人,用玫瑰(花语:美丽或逝,优雅永恒)形容她最为不过了。玫瑰自古以来即是对浪漫对通透的诠释,因为它可以是神秘幽静森林中盛放的红玫瑰,热情洋溢却带刺;也可以是晨间玫瑰园里伴着雾气和绿意又沾着露水的白玫瑰。

我爱看章小姐记录生活中的有趣日志,看着她从巴黎繁华的Boulevard Saint-Germain逛到卢森堡公园旁的珍本书店窗橱,从Upper East 置小公寓走到有餐厅茶室便利店花店,仿佛我也享受了一次到处有着树香的巴黎风光。她说,巴黎是一座走路的城市,偶尔路过花店就容易被那大朵大朵的玫瑰吸引了去,木桌盆器皿中插着玫红粉红黄白,紫的还有不同程度深浅、浓郁的香令人陶醉。花店的园艺用具是木制的或许这样更有质感,花儿像时装般陈列,在光影里纵情绽放,这让我想起海子那句“活在这珍贵的人间,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

带刺的女人,除了章小姐又想起之前看的一本自传《BECOMING》,书中记叙了Michelle Obama 的传奇故事。她生于明媚初绽芝加哥南城一个非洲裔工人家庭,依靠自己的努力进入哈佛学习,再到成为美国第一夫人。这些被写下的细细碎碎的小点被温柔粘连成一支长线,串起了她传奇的人生。你说,凡人光想想这个故事都不禁觉得神奇至极,她却真的做到了。可能有人会想这是机遇,但其实机缘看似偶然,其实是只有命运与个人努力恰好碰撞在时间洪荒里,才能擦出了壮丽的火花。

这么看来,渺小平凡的Michelle能成为第一夫人也在情理之中了。Michelle的爷爷也是位热爱读书的人,本可以成为教授或者医生的爷爷因为种族与阶层(钱和资源)被世界拒绝了,就这样满怀抱负寻寻觅觅而无果。爷爷的故事也让她知道生活黑暗的一面,其实生活是个沙漏,正着放,反着放,怎么放都是同样的时间流逝。从她记录的故事中我可以感受到她身上每个毛孔都在倔强的用力,她很有韧性也让人钦佩。强大的实力与勇敢的心,再加一点点运气,在某一刹那迸发出媲美历史力量的光芒,便尤为可贵。待到历史车轮“咔嚓咔嚓”发出细微摩擦,等等看吧,那时便是人类的星光闪耀。“从这一刻起,世界的时钟有了另一种走法。” 章小姐和Michelle夫人在我看来都是带刺的玫瑰,只是一朵是让人心动想靠近的白玫瑰,一朵是让人钦佩而可贵的红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