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书瑶|《蚂蚁》

《蚂蚁》

 张书瑶

园岭实验小学五年级

《蚂蚁》

我家的阳台上经常能看到蚂蚁。

台子上的盆栽看上去一点精神都没有,基本每天都可以看见一两排蚂蚁爬过。有时,我实在受不了了,还会拿着灭蚁喷剂去阳台扫射一番。

每次去登山、户外玩耍、结伴出游,我都会带上灭蚁药。

蚂蚁这种东西,着实让人唯恐避之不及。它虽然会因能跟同伴通力合作搬运食物而被夸赞,但对人类来说也毕竟是害虫。

有年春节,我回乡下老家,在祖屋后院的林子里玩时,发现了成群的蚂蚁。我和同伴们说起了蚂蚁的可恶,他们也深有同感。接着我们发现四只结伴的蚂蚁遇上了夏玲虫,蚂蚁们都表现出了胆怯,队伍最后那只直接掉头跑掉了。

结果,大战开始了。走在前头的两只蚂蚁战败了,可是在夏玲虫要咬死第三只蚂蚁之际,跑掉的那只蚂蚁却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巨大的蚁军。很快,蚂蚁包围了夏玲虫,根本看不到一丝绿色的身影。不一会儿,夏玲虫的残体露出来了。下面的一队蚁军扛着它往回走。我们震惊地看着。同伴们都对蚂蚁大为佩服,可我依然对它们不是很喜欢。

等伙伴们都散去了以后,我又独自去寻找蚁军的踪迹。它们似乎整体都在觅食,正抬着一只蟑螂赶路。我眼睛一亮,用早准备好的石头挡住它们的去路,又用枯叶在上面围了一圈,把蚂蚁的逃生之路围得死死的。然后,打火机一点,就燃起来了。我知道这回,它们必死无疑。

可是蚁军们竟然迅速爬动,叠罗汉般组成了一个大球体,我仔细一看,外围的蚂蚁已经烤成了焦糊,看来都活不久。

可是蚁球,竟飞快地滚起来,我惊呆了,想不到它们会这样主动送死!到了火里,怎么可能活命啊?

可蚁球竟然滚出来了!我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一只只蚂蚁从被烧焦的蚁球里面爬出来,爬上石头,爬回蚁洞。

我回到家,躺在床上,想着蚂蚁细小的身体与团结的品质。他们为了种族的生存,不惜葬身火海;遇上大敌也不愿退缩,把大家聚在一起共同抗敌。

如今抗疫的逆行者,就跟我当年见到的那团冲进火海,浴火重生的蚂蚁一样,个体的力量虽然平凡微弱,但团结起来就无比强大,无坚不摧。

黑夜里,我似乎在朦胧中看见一只只蚂蚁包住了新冠病毒……

来源:布谷鸟语文,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75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