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材:乡村,让人爱恨交加

     在我的眼里,乡村有它可爱的地方,也有可恶之处。

      乡村的可爱,在于它风景优美,空气清新,群山环绕,树木葱郁,仿佛世外桃源。

      我家的大院,有个十几二十米长的花池​,鲜红的鸡冠花,紫色的满天星,大红的三角梅,粉红的木芙蓉和月季,各色长寿花和长春花,旺盛地生长着,一年四季,姹紫嫣红。花开的日子,满室生香。

    花池左侧是个小鱼池。黑不溜秋的河鱼,眼神呆滞可爱,整天傻乎乎地游来游去。黑黝黝的清道夫,长长的胡须,看上去像鱼中的老智者。它常常吸在水泥墙上,或趴在鱼池底部,一动也不动。两条肥肥的小金鱼,额头上长着大大的肉瘤,摸上去就像泡发的桃胶,滑溜溜的,经常摆动着小尾巴,在鱼池里嬉戏。金色和银色的锦鲤,成群结队地游动,偶尔会有几条被挤到鱼背上,噼噼啪啪的碰撞声,不绝于耳。我和堂哥常在旁边看热闹,乐得哈哈大笑。
    家门口是公路,放眼望去,对面的果园里,种了橘红、樱桃、石榴、荔枝、龙眼、百香果、释迦和人参果。果树开花时,飘来的香味,满院都是。我吃得最多的就是龙眼、百香果和人参果。其他有些果树还没结果,或者我回家时没遇上果期。
    果园边有一条小水沟,小时候,我和老爸经常去捉田螺、蝌蚪。老爸说,下次挑插秧时节回去逮黄鳝。好期待啊,我要把黄鳝放在鱼缸里,养肥了煲黄鳝粥。
    乡村最可恶的就是鸡虱子了。这几年来,我和老姐深受其害。不知道怎么的,我俩经常被咬得全身都是疙瘩,痒痛难忍,白天抓晚上挠,又红又肿,流脓流水,十几二十天都没法痊愈。姐姐去年的疤,现在都还没消失。老妈看着我俩的可怜样,愤怒至极,咬牙切齿地说:“都是不讲卫生,不清理鸡屎惹的祸。”
    我们因为虱子而痛恨乡村。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我去外婆家玩鸡、逗鸡都没虱子咬。一回爷爷奶奶家,鸡都没摸过就中招。老姐,更是大门不出,活鸡都没见过,无奈躺枪。最恐怖的是,还把虱子带到茂名的家里来,全屋消毒,折腾个半死。
    说起乡下,姐姐瑟瑟发抖,说不敢回去了。 我呢,觉得乡村让人爱恨交加,想回去,又害怕。

来源:芷柏安话成长,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8143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