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学校八年级|彤文集

指导:玲玲老师  

你需要运动运动了深圳绿洲国际学校八年级  彤彤

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一件事了。

四年级时,在交友方面,比起低质量的大群体,我更喜欢高质量的小群体。所以我当时只有一个玩的要好的朋友——小S。

因为我当时身体不太好,还很任性,所以父母没有特别要求我锻炼身体,导致我四年级的时候有过400米倒数第二的“光荣成绩”。“这样怎么能行?”跑完400米后,小S走过来对我说:“你需要运动运动了。”

为了督促我,她陪我跑了起来。在阳光下,红色的塑胶跑道上,是气喘吁吁的我,和脸色如常的她。

有一天,我们班上体育课,玩一个我忘记是什么名字的游戏,需要满场跑。通常遇到这种我不怎么擅长的游戏,我顶多慢慢跑几步,有时候甚至连跑都不跑了,就躲在同学后面慢慢走,或者混进淘汰的同学里面“划水”。但是那一次,我却满场跑得飞快,连体育老师都怀疑我吃错药了。

准确地说,我至今都认为那天吃错药的是小S。看我还想像以前一样偷懒,她甩着胳膊不顾一切地向我冲过来,感觉下一秒就会把我推倒。看到她的样子,我很难不拔腿就跑,反常的行为让同学们和老师惊讶不已。“毕竟跑几步再被推倒比一上来就被你推倒看起来有面子一些嘛,但是很意外地撑了很久。”几年后,我跟小S回忆起这件事时说。

那一天,同学们瞪大了眼睛,惊奇地看着平时从来不怎么肯跑步的我那天忽然开始满场跑,甚至有几次险些撞到其他同学,后面还追着一个比平时跑得快得多的小S。到最后,小S倒是累了,我却还在跑。

之后,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就会迅速逃离,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创后应激反应吧。每当她走过来的时候,我都下意识地逃避她的目光。中午时,我不再跟她一起吃午饭了;放学后,我也不再跟她一起回家了。

那段时间,我没有再跟小S玩了,就连天好像也变得阴沉了很多。

有一天妈妈收到了一条来自小S妈妈的短信,内容大概就是小S跟我说对不起,要跟我和好。我同意了,自己感觉做的有点过。

随后,我们就和好了。

现在我跟小S没有了联系,因为我转学了,她中考后也没了音讯。但是,我依然感谢小S当时带给我点点滴滴的欢乐和幸福。

我确实需要运动运动了。

仲夏夜的竞走

进入初中之后,我最好的两个朋友Linda和May和我都在不同的学校,学习压力也一天天大了起来,我们只能在放假的时候聚在一起玩一玩。在朋友家过夜,这在小时候经常做的事情,现在就更加不可能了。

但是凡事也要有个例外嘛。 

7月的一天,也许是因为我们真的好久没再聚过了,也许是因为我那天刚好课外课程比较少,也许是因为那几天我妈心情好,我终于得以在紧凑的日程表里空出一整天来跟朋友玩,还被允准和Linda一起在May家过夜。

我们准备晚上9点钟在May家集合。然而我和Linda在她家聊天时间太长了,等反应过来已经10点半了,如果再晚回May家的话免不了被她的妈妈一顿数落。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两个走路速度快到仿佛在竞走的人影飞快地穿过了马路。中间还掺着一两句来自电话里May的大喊:“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能到啊?再不来我妈会因为没跟你们及时联系剥了我的皮的啊!”当时是7月份,即使是10点多,深圳的室外温度依然能让你稍微运动一下就出一身汗。“什么时候到啊?”Linda说:“我们还是要保证一下May同志的生命安全的。” “还有个3分钟吧,”我已经出了一层薄汗:“我感觉我一顿晚饭的热量都消耗完了,这个饭后运动太……给劲了。”我们周围的电线杆闪烁着昏黄的灯光,虽然不是很亮,却莫名令人安心,跟电话里的May的语气和我旁边的Linda的神情产生了强烈的反差。

我们到了May家之后,她已经被妈妈骂了一顿,看到我们,她夸张地形容自己被骂到“脸色蜡黄,脚步虚浮”。因为实在太晚了,所以我们洗完澡后,玩了会游戏就睡着了。虽然没有想象中疯狂玩耍的美好场景,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仲夏夜,我和Linda在一排排昏黄路灯下“竞走”,还有May的哀嚎作为背景音的那个夜晚。

那是我们肆无忌惮的青春,也是深厚友谊的见证。

来源:清风飘我衣,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8170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