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洋哨”

       猫咪“洋哨”,是我在小学时,大姐给我抱来的。那时它刚刚一个月大,浑身是像老虎一样的花纹,四蹄是雪白的。大姐叫它“毛驴”。我心里则想了个更美的名字“踏雪”。一次,姑妈来我家做客,听到它的叫声,说很嘹亮,像那种“洋哨”的声音。于是“洋哨”就成了它的名字。

      小时家里住学校,是平房,院里一共住了八家,故得名“八家院”。那时几乎家家都养着猫。我的洋哨生性好动,喜欢上窜下跳,很是活波。第一天到我家,就越窗而逃,在院子里疯玩了一个下午,直到我放学回来,它才三步并作两步钻到一堆木头里面,我只好蹲在木头堆外,咪咪咪咪地叫它,它安静的蹲在里面,一动不动。最后只好用美食诱惑,它终于上当的,我把它拎出来时,它耳朵上还挂着蜘蛛网。顽皮至极。

      它原来的主人是回民,只用羊肝喂它,我每天就多了一项任务,买羊肝。刚开始用小碟子给它倒些牛奶,在把羊肝剁碎和馒头渣混着给它吃。在我和老爸的精心喂养下,它长的很快,毛色在阳光下已经有了闪闪的光圈。更像一只小老虎了。在我眼中它是院子里最帅的猫咪了。

       它很聪明,见了老爸来喂食,叫声立刻就暧昧了,甚至变得娇滴滴的,还用身体紧紧的贴着老爸的腿。我少不得抗议,自认父爱给分去了一半,很不平衡。

      每当我扫地,它都会躲在一边,前腿贴地,后退像踏步,随时准备扑出,到了跟前,又跳着闪开了。无故到把我弄的很紧张,怕不小心踩到它。它倒是很开心,常乐此不疲。

       老爸躺在床上撑着报纸看,它就坐在老爸的肚子上,在那面看,看着看着竟摇摇晃晃起来,我刚说了句“看看,知识分子养的猫就是不一样,还会看报。”话音未落,它直接躺倒,呼呼大睡起来。

       那时,一年最难过的就是夏天最热的那几天,没有羊肝买,眼看我的洋哨就要断粮了,没法只能买小马面鱼来顶替,(那是这鱼还不是很贵,三毛钱就能买好几条)可我洋哨不吃生的,还得给它煮,老爸给它煮鱼,它就蹲在旁边,顺眉顺眼的等。我逗老爸说:“等洋哨大了,能逮老鼠了,那不成也给它煮?”鱼熟了,猫儿就更不理会我的冷嘲热讽,只顾埋头苦吃。

       猫儿在我家很快乐,就一件。洗澡。令它很愤怒,但又无可奈何。我先用橘皮泡在水里,在把水弄的热一点,一般选择在中午洗,怕它冷。可它还是很不乐意。真的像猫和老鼠里演的一样,会在水里和我搏斗,结果当然是我赢了。洗完了它气哼哼的坐在一旁,拼命添自己身上的毛,它很不喜欢湿湿的感觉,我就拿干毛巾给它擦,后来就用吹风机,它慢慢也就适应了我的洗澡方式,无可奈何的接受了我的洗澡方式。

      洋哨在一点点长大,直到有一天终于派上用场。中午老爸从厨房门口路过,听见橱柜顶上好像有动静,就到房子里把正在午睡的洋哨抱过来,刚放到柜顶。一转眼,就见洋哨叼着一只大老鼠。老爸和它一样幸奋,逢人就说他的洋哨逮了个和它个头差不多大老鼠。到那时我倒庆幸它不吃生的了,要不我还得给它准备牙刷了。

       猫儿要长大,除了吃,还要练爪子,可怜我家的皮沙发,先是扶手,在是椅背很快都毁于猫爪。洋哨的本领见长,我家的扫帚,橱柜也都统统遭了秧。

     那时院子里的猫虽多,但都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守着各自的地盘,可有一天这种平静被打破了。邻居家不知从哪来了一只猫,(他家招待流浪动物很逗,例如:春节时,不知打哪飞来一只鸽子,男主人就用酒拌米饭招待了一下,谁知那鸽子就此住下,还开枝散叶,不久后人家的鸽子就有了好几只。呵呵。。猫也是突然出现的。)那猫长的很不讨人喜欢,白黑相间的毛色,{灰不踏踏的},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有一天中午它突然和洋哨打了起来,等我赶到院子,两只猫在地上翻滚,猫毛乱飞,猫爪乱挠,叫声也好恐怖,我完全呆住了,一时无从下手,洋哨被那猫压在地上,只见它后腿蹬那猫的肚子,那猫往后一退,洋哨立刻翻身跳起,弓着背,竖着毛,嘴了发出像阿凡达一样的“喝喝”声。猛的扑上前去,一抓子把那猫的脸挠烂了,接着又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了那猫致命一击,那猫掉头跑了,战争结束,洋哨大获全胜,之后那猫再也不来挑衅了,别的猫也都敬鬼神而远之了。洋哨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继续做着逍遥自在的猫大王了。

      再长大些,那家伙就变的不安分,一到晚上,它的叫的就像娃娃哭,老爸大声斥责:“洋哨”它立刻就恢复了往日的叫声。但不一会,就有回到那个调调上去了,于是,它的婚姻大事就提到日程上来了,正好姑姑家也有只和它大小差不多大的母猫,也是这种花纹的,于是我家的“宝哥哥迎娶了姑姑家的林妹妹”。于是,皆大欢喜。

      再后来,“林妹妹”一口气生了四子小猫仔,我们洋哨升级做了爸爸。我也是第一次见那样小的猫,在姑姑家的纸箱里,“林妹妹”安详的卧着,四只小猫居然是红色的,{大概是因为毛很稀疏的关系。}眼睛还没张开,爪子也不会收,就急急的挤在一起,一排排吃猫妈妈的奶。真是把吃奶得劲都鼓上了。

     再后来,随着我考中学的临近,妈妈怕洋哨会耽误我的学习,把它寄养在姐姐的同学家,说好我考完去接它回来,可没几天就听说,它自己咬断绳子跑了,为此我哭了好几些天。

      从哪以后我再也没见过 我的洋哨了……

来源:读写新讲堂,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95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