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涵|《那一刻》

《那一刻》

林子涵

深圳市园岭小学四年级 

《那一刻》

学生党最害怕的东西是什么?——作业!作业在我们心目中,是万恶十足的代名词,是名副其实的潘多拉盒子。早已达到了“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写作业”“举头望明月,低头写作业”的最高境界。语数英科……每每想到这堆积成小山的作业,就头疼。学校也脸不红气不喘手不抖地打着“节约纸张”的旗号,却私底下给我们这些祖国的花朵疯狂印作业。直到有一天,事情出现了不一样的转机。

“同学们,这周末我们不写作业。”老师大步流星地走上讲台,缓缓地环视了我们一圈,说。……无人理他。同学们统统露出呆滞的目光,如同一个死板的写字机器,奋笔疾书,“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写作业。”就是对现在最真实的写照。他们晒出了自己苦练多年,早已炉火纯青的“佛山无影笔”,只见他们手起“笔”落,整个教室里到处都是“笔”光“纸”影,看得人眼花华缭乱,其速度之快,和打印机有的一拼。

“同学们,周末无作业。”老师的声音再次在教室里响起。结果呢?外甥打灯笼——照旧。同学们还在用那布满老茧的手写着作业。这时,班里的几个不安分子则像一只警觉的大雁,伸长了那瘦弱的脖子,两个眼睛仿佛是闪闪发亮的小灯泡,如同一个小偷正垂涎欲滴地盯跟着奇珍异宝。但很快便熄灭了,他们悻悻地吐出一句:“切,我们又不是三岁小孩,老师您别忽悠我们了。”

“我再说一遍,这周末的作业,”老师声如洪钟地说,“全免!”空气凝固了,同学们将茫然的目光纷纷投向老师。仅仅过了半秒,忽然有人发出一声惊呼,仿佛触碰了连锁反应的机关,同学们纷纷爆发出惊呼。有人踏上桌子,像大猩猩一样捶胸顿足;有人以气死博尔特的速度冲出教室,对着苍穹喊道:“老师老师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有人则在隐蔽的角落里默默叹息:“唉,我怎么那么傻,提前写了那么多作业?”

作业作业我恨你,请你赶快滚出去。

来源:布谷鸟语文,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96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