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捣蛋鬼变了

7月3日        星期五           阵雨

下午放学时分,教室里骚动起来。我的要求是1分钟之内快静齐集合完毕。班牌卫队长王浩宇却迟迟不出来,我在教室外看到叶峻霖到讲桌柜子里取出班牌递给王浩宇。这一举动让我很有触动。

初时,我设置了两名班牌卫队长,周一周二周三由叶峻霖举班牌,周四周五由王浩宇举班牌。通过我在网课期间的观察,峻霖小盆友常常不按时上课,我为此费过不少口舌。探求原因有二:一是孩子自觉性不够,二是他比较有想法有个性。五月中旬到校上课后,在班上人缘最好的周密同学告诉我,他的偶像是叶峻霖,因为他游戏玩得好。小学生的同伴关系中,那些在某个方面比较突出的孩子很容易成为大家倾慕的对象。可见,峻霖小盆友的个性在于游戏玩得溜。

我任命峻霖小盆友为班牌卫队长时对他说:“卫队长代表班级形象,不是一般人能胜任的哦,你要好好干啊!”我想要他产生一些对职务的自豪感、庄严感。王浩宇是班里的小学霸,他们这样对等的职务,也许会让峻霖小盆友产生一些自豪感吧。

开学初几天,峻霖做的不太让我满意,他几次都把班牌斜扛在肩上,痞子劲十足,我给他做了几次思想工作。之后,看到他的连锁反应:作业字体工整俊秀,质量提升不少。而今天他为王浩宇拿出班牌的举动,更是让我喜悦。

我认真琢磨,小盆友的这些变化与老师对他的高期待有很大关系。这也给我以提醒,在今后的教育教学中应在言语中、行动上给予学生较高的期待,教师的高期待让学生对自己更加自信,对学生的积极期待有助于学生向更好的方向努力。

来源:芝麻门开,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96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