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是个彩票迷

老爸是个彩票迷

中雅培粹学校1901 邱景羽

指导老师:石艳华

周末的晚上,一家人散步,走着走着,一回头,老爸又不见了。

老妈朝路边的彩票店努努嘴,可不,彩票店脏兮兮而暗黄的帘子有气无力地垂下,老爸兴冲冲地正掀开帘子往里走。店里烟味扑鼻而来,地板上落着脏兮兮的烟蒂、槟榔渣,墙上贴着密密麻麻的走势图,油腻腻的店主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老爸喜滋滋地接过买好的彩票,从内口袋里拿出钱包,小心翼翼地捏住彩票放了进去,拍拍钱包,郑重其事地重新放进口袋里。

“又买了一张啊?一看就不会中嘛。”我不屑地撇嘴。

老爸瞥了我一眼,有些气软,小声嘀咕:“你就不能盼点好的?”

几天后,老妈帮老爸整理衣物,拍拍抖抖,几张揉作一团的彩票掉落在地,老妈捡起来,细细展平,都是早已过期的旧彩票。老妈便气不打一处来:“买买买,过期的也不扔,怎么?放久了还能成钱啊?”“对了!”老爸一听,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抓起他搭在凳子上的衣服,扭头对老妈说:“有张今天开奖呢!”他迅速翻出一张粉色的彩票,打开手机,微眯着眼对照号码。

“哎呀呀,发财了!” 老爸先是低低呢喃,然后猛地一吼,“中了,中了!”

书房里的我没听清:“中啥了?”惊惶地走出门,只见老爸右手颤抖着摇晃那张彩票。我目瞪口呆:“中,中奖了?” 老爸不住地点头,胸膛剧烈地上下起伏,老妈听到动静也出来了:“不会吧,彩票放久了还真能成钱!”我一把拿过老爸的手机,比对着号码,越看越兴奋,手也抖了起来。

突然,就像冷水浇头,我的声音冷静地响起:“这是‘7’,不是‘1’!”老爸夺过手机,不可置信地盯着手机,良久,长叹一声,而后狠狠地撕碎彩票扔入垃圾桶。我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就像还未吃到便从手里滑落的冰棍,就像正到精彩部分被叫醒的美梦。一旁的老妈见势不妙,安慰道:“没事,这才正常嘛,我们哪会那么好运啊,就普通人一个。” 老爸缓缓点了点头。

今天餐后,听见老妈在打趣什么,顺着她的目光望去,老爸又坐在椅子上,拿出一张彩票在聚精会神地对中奖号码。老妈笑着说:“又在看你的千万大奖了,不会中了吧。” 老爸充耳不闻,双眼盯着彩票,飞速翻动手机。我不由地叹气:“你这都买了多少张了?一毛都没中过吧。”这时老爸已看完了全部的数字,倒释然了:“其实你出生前还是中过200呢,就算没中,也算做慈善了嘛。”我无奈答道:“好吧好吧。” 老爸摆摆手:“生活还是应该抱点希望的。如果中了,也算是一份意外奖励吧。”

也是,我想,带着希望开始每一天的生活,指不定哪天我的彩票迷老爸就有什么小惊喜聊以慰藉我们平凡的生活呢?又或许他给予我们的开心快乐一直都在,而这份开心快乐与财富无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