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杂记】荔枝熟了


晨骑,骑车经过牛辄岭村,看到一户人家门口有一棵荔枝树,挂的荔枝红了。跟永忠说,门口有荔枝,荔枝熟了,满树的红,真好看。

回文化站喝茶,雨霖说到“一骑红尘妃子笑”,有人说杨贵妃吃荔枝是劳民伤财,其实唐玄宗送礼物给自己心爱的女人,金银珠宝已经无意义,让她吃上千里之外的荔枝,这才可贵。

《新唐书·杨贵妃传》:“妃嗜荔支,必欲生致之,乃置骑传送,走数千里,味未变已至京师。”

如果一国之君,心爱的女人想吃的水果都办不到,那还当来何用。

还幸好杨贵妃这肥艺喜欢吃荔枝,才吃出一个高州贡园出来。

图片来自网络

中午,家里不知道谁拿来一袋荔枝,也吃了两粒。儿媳妇说不敢买荔枝,她说晴晴最喜欢吃荔枝,一吃起来就无节制。我说,也不想想她的根在哪里,在中国荔枝之乡茂名啊。

傍晚,南山庐喝茶,偷吃了几颗荔枝,是白糖罂,还没有甜透,有些酸,但吃得过瘾,有年少时和小伙伴们顺到的荔枝味道。

永忠说最喜欢两个季节,一个是荔枝盛产季节,一个是中秋。

保全问,桂味什么时候才有?福梅笑着告诉我和他,等桂味上市,永忠已经吃了几百斤荔枝了。每晚都要买几斤,他是最喜欢吃荔枝的。

荔枝近几年来,我是少吃了,因为血糖高,美姐和盈儿是三申五令了,严禁吃粥吃糖吃荔枝。大多时候,望着水灵灵的荔枝干瞪眼,垂涎三尺也只有看别人吃吞口水的份。曾经暗暗吃过几次,被美姐知道,骂个狗血淋头。

未被检出血糖高时,五年前的夏季,与春年武基去化州作客。忠衡兄请吃饭。饭前喝茶吃了化州的桂味,首次吃到核小肉清甜的荔枝。回去时,刘莲给我们三个人每人一袋荔枝。

人嘛,年纪大了,时间就过得快。一转眼,几年就过去。春年和忠衡兄都作古了,只剩下荔红时节又挂君。

辛丑年四月初一日晚记录,初二日再记。

整理于雨初堂,热。